血饮|剑指货币政策才是辱母杀人舆情炒作背后的目标!

作者 血饮 2017-4-1
繁體中文

声音资源加载中...

位于鲁西地区的冠县属于聊城市管辖,距离济南市约160公里。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对于59岁坚持讨债的张作利(化名)来说已感觉不到辛苦,他牵挂的是自己“投资”出去的那36万元的下落。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12月,分为八笔,张作利共向山东赛雅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雅公司)“借款”36万元。他们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双方约定了借款期限、利息及违约责任等内容,并由山东正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典公司)及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大公司)对赛雅公司的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源大公司法人及总经理就是辱母案中的母亲苏银霞。正典公司的注册地在济南历下区,法人及总经理为苏银霞之女于家乐。

 

按照合同约定,此一借款年利率为18%。“在过去两年里,它都能到期支付,但是到了2016年5月突然停止支付了”张作利回忆。据界面新闻记者报道,在济南市以与张作利相同的方式借款给赛雅公司的,是一个集结了各行各业、年龄不一的共逾20人的群体,其中以已经退休或接近退休的老年人为主,资金总额接近2000万元。这20余人都分别将赛雅公司、正典公司、源大公司诉讼至济南各区法院,其中一些人的判决已出。(搜索微信公众号血饮)截至目前,此案之中作为担保人的于母与于某某母女、于母姐姐在内的七八名骨干已经被抓。在儿子出事,妻子被抓以后,于西明(简称于父)也就是于欢的父亲跑路了。

上面是针对最近比较热门话题辱母案件背后的非法集资案件的部分新闻报道。在这起案件中,于父和苏银霞利用当地大型企业塞雅公司的名义做担保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额接近2000万,承诺的年息高达百分之十八。受害者大部分为退休或接近退休的人士,所以使得多个家庭陷入灭顶之灾。我们知道在无良媒体的宣传中,于家是因为无法融资经营实体工厂而被迫借入高利贷的。如果加上欠浦发银行和聊城润昌农商行等金融机构的贷款,总计高达4000万,所以根本不存在融资困难的问题。那么他们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最终做了什么呢?根据法院审理,钱在正典公司要求下分别打入了源大公司和正典公司的指定账户。于欢妹妹于家乐的正典投资公司很可能就是公安机关所说的“非法吸纳存款”的平台。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分析文章称,该公司网站宣传口号,以“大道至正,以德为典”为核心价值,到以“打造绿色金融,服务阳光企业”为目标,到“为中小型企业提供资金和管理支持,为企业或个人投资理财提供高端的金融服务平台”。很明显,这就是融资放贷

前面新闻报道说过当时于父和苏银霞是以年息百分之十八从张作利等二十人手中吸纳的公众存款。如果要融资放贷的话,那么贷款年息保守估计至少要超过百分之二十四(月息二分)才有利可图。在济南地区,民间借贷的年利息一般在百分之三十。(搜索微信公众号血饮)源大公司的经营规模来看,其利润达不到那么高的程度,数额也超过经营银行还贷需求。虽然目前警方对于苏银霞等非法集资案件详情尚未公布,但是从一系列线索我们不难得知,于父和于母加上其妹于家乐,从事的正是无良媒体报道的逼得于家走投无路的高利贷业务。

 

在这个事件中于母和儿子被高利贷逼索追债,他们既是借了高利贷的受害者,同时除了于欢外的于家人本身也是高利贷放贷人。血饮在上篇文章说这是黑社会与于父母之间黑吃黑,据于母表示当初借款是为了倒银行贷款,很明显他们放贷出去的资金出了问题,资金链接近绷断旁氏骗局快玩不下去了。于父母当初敢于以百分之二十四的利息放贷,钱用到哪里,还牵扯到什么人这才是关键,相信随着最高检工作组的调查,司法机关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于父母最终被黑社会高利贷逼债根本不是因为做实体贷不到款,而是将非法吸收的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等虚拟金融领域。这就戳破了无良媒体的第一个谣言。我们知道在这些媒体背后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舆情事件,在充分煽情以后他们将目标从对准银行、货币政策转向攻击供给侧改革,最后一步地球人都知道,攻击政府,在今年下半年召开十九大、国内反腐取得压倒性态势的情况下,这么做的政治意义显然更加浓烈。

 

再说这个事件,血饮要强调的是在分析个中原委的时候一定遵循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在判决书中叙述远比无良媒体的报道写的更加详细。(搜索微信公众号血饮)对比就能发现无良媒体的报道存在巨大的诱导,综合判决书里的证人证言等我们能够发现以下与媒体报导不符:

媒体遗漏苏某欠银行两千万存款,且三次被纳入失信者执行名单,也就是老赖。其次于欢在杀人前与对方有过短暂对峙,并没有像报道中所说的那样是情急之下突然拿刀伤人,之所以这么写自然是为了煽动和制造轰动效应。最后一点是很关键的,里面没有于某的母亲网传的强迫性行为乃至强奸情节,被害人也没有用下体接触抽打其面部,只是露出下体猥亵。所以从判决书和媒体报道对比能够看出,无良媒体在宣传中杜撰事实,将杜撰的事实强行加进事件当中,严重违背新闻报道客观公正原则。突出辱母更多是为了激起社会愤怒,为后期引导舆论走向做扣。

 

虽然不情愿,但是依旧要承认在这次舆论舆情攻防战中,无良媒体在策划选题上精心运作,正如人大新闻学院陈阳老师所说,媒体这篇文章切入点找得很准,孝子刺死辱母者,为大众狂欢留下了想象空间。如果于欢刺死辱父者,公众的情感支持未必是这个样子。在媒体舆论的狂欢中如果没有很强的情报分析和思辨能力吃瓜群众是很容易被带入节奏之中。被激发出来的大众狂欢直接替背后的媒体从道德上直接碾压反对者。在舆情发展的关键节点都能够适时出招,连一向只关心国际金融和地缘政治的血饮都忍不住出来揭露,确实是厉害。从目前看舆情已经指向攻击习总的供给侧改革和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下一步自然是以深陷高利贷的山东经济困难为题以点带面鼓吹对未来经济的悲观,为迫使央行重启四万亿铺路。

在这次的舆论战中,于欢本人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家人借高利贷,赖账行为都没有关系。其父于西明在设计一家人的业务分工时就有意将他隔离在外,算是这个实践中隐藏的温情。因此在于欢案中虽然造成致人死伤的严重后果,但反抗黑恶势力保护自己和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


在无良媒体的盛宴中,于欢就像一个洁白的馒头,死者则被定义为大众眼里的十恶不赦之人,他的鲜血不会惹来民众的同情,当大众陷入道德狂欢的时候,无良媒体悄悄的用这个洁白的馒头蘸着死者的鲜血,津津有味的吃着,最终将他们都咽下肚中。无数眼球的关注和流量养肥了媒体背后的资本。当再次嗅到血腥味的时候,这些无良媒体会再次撕下自己的恶魔翼,拿起玛德之杖,换上天使翅膀,等着新一场的人血馒头盛宴。让我们细细思量,近年来有多少人血馒头盛宴?药家鑫?吴英?还是雷洋?最终喂饱的又是谁?公众得到了什么?就像在上篇文章中说的那样,公众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只会跟着无良媒体的指挥棒摇摆,如果没有媒体的喧嚣,看着数亿人这样整齐划一的摇摆真的极其恐怖。

在本案中,高利贷无疑是引发所有悲剧的根源,也是社会的毒瘤,以这个案件为突破口应该全力整治了,特别是立法方面能够取得突破,不要让悲剧在重演了。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无良媒体公知集体攻击高利贷。可就在八年前公知还在为吴英案中的高利贷合法性进行洗白,同样是一批人可以随意的指鹿为马,将民众当成傻子一样来回愚弄,不会思考的民众也跟着一起摇摆。天亮了!!该醒醒了!!!人血馒头吃多了,不怕噎死吗!!?

 

下面来说下,无良媒体煽动攻击银行和央行货币政策,想要实行的这个量化宽松究竟对中国有多么恶毒。上篇文章因为正值热点高峰血饮应读者要求匆匆行文,这篇文章就详细阐述下。量化宽松说白了就是印钱,印出来的钱是以国家税收做担保的。本国货币背后就是财富,财富就好比人的阳气。不断量化宽松就是不断透支国家的未来,如果印刷出来的钱到了国外,每一次宽松都等于在强行压榨本国经济,那么就像是人体的阳气被不断抽干,未来透支完以后就是死路一条。(搜索微信公众号血饮)在当今世界,因为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它拥有无可匹敌的金融势力。当其他国家面临困境的时候,只要开启量化宽松,那么财富必然在强势美元的水泵抽吸下进入美国。下面我们就以日本和欧洲的量化宽松为例,看看他的危害究竟有多大。

以日本为例长达七年的货币宽松政策,总共印刷了接近三点五万亿美元的钞票。这些钱最终去了哪里了?大部分通过美日货币互换购买了美股与美债,一六年七月安倍买办政府修改养老基金投资基准,将购买外国股市主要是美国股市的资金比例从百分之二十五调整到百分之五十。之前日本政府还将国民的养老金大量投资美国市场,已经形成五百亿美元的亏损。今年起日本政府每年印刷钞票数量增加到八千亿美元,可日本经济每年增长的量还不到五百亿美元,也就是说安倍不仅亏掉了国民经济增长部分还以每年十几倍的速度对美国贡献日本纳税人未来的收入。如果这个量化宽松不停止的话,日本整体财富就将全部转移进美国,随着福岛核污染事件不断扩散,日本国内精英纷纷逃亡外国。整个日本最后的结果真的可能就是“沉没”。一切都是在安倍买办政府配合美国的授意下,这也是安倍这条狗能够长期稳坐权位的根本原因。

 

下面来说下欧盟,在内应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任美国高盛集团前副总裁)和瓦哈比恐怖分子配合下,开启了二点二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在债券不足的情况下,欧盟最终被迫将购债范围扩大到所有欧洲公司的公司债和垃圾债,得益于大西洋两岸的经贸联系,很多美国公司也是欧洲公司的持股人,欧洲扩大购债等于是用欧洲人未来的税收为美国的次贷危机买单。持续不断的恐怖袭击更是重创与美国平起平坐的金融中心,导致大量资本转移到美国市场,为美国那比巴比伦空中花园还要高的股市接盘。欧美总计超过六万亿美元的财富就这样顺着所谓量化宽松的管道源源不断进入美国。

今天国内无良媒体借助这个辱母案大肆炒作和攻击银行信贷,隐射央行货币政策,最终的结果就是要逼迫银行重新放水。但是真的需要放水吗?根本不需要。首先中国现在的问题并非整个经济系统内部钱不够,而是大量的钱淤积在了股市等金融虚拟领域。前面于家人也开始放高利贷就是国民经济脱实入虚的表现。既然资金淤积,那么就要驱赶资本从虚拟金融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得益于中国实行供给侧改革和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胜利,国内大宗产品价格去年整体处于上涨阶段,输入性通缩得以缓解,工业产品出场价格指数连续六个月增长,经济已经在好转。

 

于家陷入资金链断裂,恰恰是经济脱虚入实成果初步显现的结果。于家的悲剧也是之前流动性陷阱最典型的案例。(搜索微信公众号血饮)先是实体经济资金链紧张,企业贷款融资难,接着民间高息借贷盛行,即使是银行放出去的贷款很多也同苏银霞企业一样,钱并没有投入实体经济而是到了利润更高的虚拟金融领域,在一环套一环的庞氏骗局中一个环节出问题就导致全局崩溃,以至于急红了眼借月息百分之十的高利贷来弥补窟窿,最终酿成了这个悲剧。

三月二十六号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货币宽松即将结束,这就是中国经济复苏以后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重要信号。

 

如果说货币宽松结束还只是开始的话,那么未来中国开启加息,这对美国来说几乎是晴天霹雳。一旦中国开始加息,将会吸引全球资本进入中国内地和银行间债券市场,到时候美国目前进行的加息套路就会失效。外资眼里,中国经济百分之七的增长率怎么都比美国去年一点六的增长强。对内地来说,第五纵队多年来炒作的中国崩溃将会不攻自破,随着中国加息,资金流向会从金融市场反转进实体经济,在楼市(去年十一限购直接套死一批炒房团)等金融市场上被国家队套牢的资金也会因为无法获得低利率融资而面临资金链紧张。利率不断提高会让被金融市场套住的投机资本最终被加息磨盘碾碎。所以在当前经济和金融环境之下,炒作这个事件将目标对准银行货币政策就非常明显了。

 

政治上,习总已经在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上表示,反腐已经取得压倒性态势,如果坚持下去那么美国安插在中国境内的第五纵队将会彻底覆灭。四年来,反腐运动取得显著成就,老虎苍蝇落马无数,政治生态和民众生活得到巨大改善,中国走向崛起的路上更加稳健。下半年,十九大又是新一届领导班子改选,这次会议会极大的影响未来二十年中国的社会走向,在这个时候发动舆情事件攻击施压政府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一二年九月,十八大前两个月中国发生了全国性示威游行,现在距离十九大换届也只有四五个月,相信新的舆情事件还会再次爆发。而国内媒体也在集中报道俄罗斯国内爆发的全国性示威游行,相信无良媒体想要煽动群众做什么已经一目了然了。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八日,乌克兰首都基辅独立广场爆发乌克兰军警与示威者着的对峙,关键时刻枪声响了,颜色革命爆发了。事后查明第一个中枪的是警察,是被人从后面开枪打中,抗议者也有后背中枪。群情激奋下冲突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了。当全世界都以为这是乌克兰内部革命的时候,幕后黑手已经悄悄将乌克兰三十三吨黄金储备秘密运走此事对中国有着巨大的警示意义。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