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那晚,我拼命喊停,老公却还是不管不顾……

作者 瑜伽减肥瘦身 2017-4-1 40
繁體中文

 慕初夏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睁着大大的眼睛,虽然打了麻药,感觉不到疼痛,但她却能感觉到,有东西伸进了自己的下。体……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医生的手术刀!

 

  她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明亮的灯让她的眼睛微微刺痛,眯了眯,眼睛开始酸涩!

 

  “手术钳。”

 

  “精-子。”

 

  “小心一点。”

 

  “好了,大功告成。”

 

  听到医生的话,慕初夏知道,手术成功了,她的子-宫里面,有了男人的精-子。九个月之后,她就会生下一个小宝宝!

 

  慕初夏被护士和医生推出了手术室,推进了vip病房,有一个护士在照顾慕初夏,没一会儿,有一个男人走进了病房,男人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寸头,带着精致的银边眼镜,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

 

  “慕小姐……”元杰斯来到慕初夏的病床边,看着她,一脸平静的叙述着:“手术很成功,您父亲的事情,我们总裁已经帮您解决好了,您先在医院观察几天,如果情况良好,就可以出院了!关于您出院之后,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我们已经办您办了退学手续,总裁希望您能安心养胎,一直到平安生下孩子。”

 

  “总裁已经帮您准备了公寓,出院之后,我会安排人送您到公寓里面去!到了公寓,您什么都不用操心,只需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就行。”

 

  慕初夏听着元杰斯的话,手下意识的轻轻的抚-摸着肚子,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孩子,她一个处-女,就这样怀上了孩子,不,她现在已经不是处-女了,她的第一次,不是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也不是给任何一个男人,而是给了冰冷的手术钳!

 

  医生用手术把男人的精-子放进了自己的子-宫里面!

 

  手术钳刺穿了她的处-女膜,可是……因为打了麻醉剂,她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她知道,这一辈子,自己都没有机会感受破-chu的疼痛了!

 

  事情很狗血,也让人很无奈,她的爸爸,因为意外,杀了人,法院判定爸爸的谋杀罪名不成立,但必须赔偿家属!家属狮子大开口一百万!一百万……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可就是这个冰冷的数字,让慕初夏陷入了绝望,走投无路的时候选择成为了一个男人的代孕妈妈!

 

  一百万,帮男人生一个孩子!

 

  慕初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好累!

 

  元杰斯见慕初夏闭上了眼睛一副要休息的模样,也识趣的不再说话,叮嘱护士好好照顾慕初夏,就走出了病房!

 

  元杰斯打电话告诉了他的顶头上司:一切顺利!

 

  ……………………………………

 

  慕初夏端着一杯牛奶,躺在贵妃椅上,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的照拂!她在公寓里已经住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她每天无所事事,要不就是逛街,要不就是在家里面看书!

 

  这一个月,她并没有见过她的主顾,特助元杰斯口中的总裁!别说总裁,就连元杰斯这一个月都没有露面了!

 

  不过,慕初夏并没有不安,她骗爸爸说,她因为成绩优异,作为交换生去国外了,要去一年,爸爸并没有疑惑,让她在国外好好学习!她安心的住在公寓里,反正爸爸已经出了监狱,重新工作了,而她……只需要安心养胎就行了!

 

  “慕小姐,今天天气这么好,出去逛逛吧,孕妇要多走动,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好处的。”佣人王妈笑着对慕初夏说。

 

  慕初夏看着王妈淡淡的笑了笑,王妈是照顾她的佣人,照顾她的一日三餐和衣食起居等等!

 

  吃了午饭,慕初夏觉得实在是无聊,决定听王妈的话出去逛逛!

 

  她坐公交车来到一个大商场,决定给自己买两件孕妇装!

 

  这个商场很大,她平时很少来,在一个孕婴店逛了一圈,看中了一件孕妇装,防辐射的,款式和布料慕初夏都非常喜欢。导购小姐看得出慕初夏是真的喜欢,就不余遗力的解说着衣服的好处,慕初夏很心动,可以看标签,慕初夏惊呆了!

 

  只是一件孕妇装而已,就要五千块!

 

  别说是五千,现在就算是五百,慕初夏都没有!

 

  慕初夏尴尬的红了脸,笑着对导购小姐说:“太贵了。”

 

  导购小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看着慕初夏,就带着有色眼镜了,撇了撇嘴:“五千块也嫌贵?”有客人听到导购小姐这轻蔑不屑的话,纷纷转头,看向慕初夏。

 

  慕初夏脸上的神色更尴尬,涨红了一张脸,几乎是落荒而逃跑出了孕婴店!

 

  在店里,有一个男人看着慕初夏的背影,微微蹙眉!

 

  ……………………………………

 

  慕初夏逛了一下午,东西没买,对她来说,那些东西都太贵了,她出门之前没踩点儿,去的商场是本市最豪华的商场,商场里各种世界名牌云集!随便一条小内-裤都是几百!让她咂舌!

 

  慕初夏回到了家,闻到了淡淡的香味,朝厨房走了过去,看见餐桌上已经摆放上了好几个菜,而王妈还在厨房忙碌!

 

  慕初夏走过去,来到厨房,笑着说:“王妈,已经有那么多菜了,不要弄了。我们也吃不了。”

 

  王妈回过头,笑着对慕初夏说:“先生来了。我多弄几个菜。”

 

  “先生?”慕初夏疑惑的看着王妈,不明白王妈口中的先生是谁……难道是王妈的老公?

 

  “恩。”王妈笑着点点头:“慕小姐,您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弄好了。”

 

  慕初夏点点头,走出了厨房,正准备进房间,却看见自己的房间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

 

  “啊……”慕初夏吓了一跳,踉跄的后退了一步,才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打量男人,男人大概一八五身高,穿着黑色西装,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里,仿佛有一种压人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让站在他面前的慕初夏情不自禁的绷紧了身体,小心翼翼的连呼吸都不敢太过于用力!

  在男人强大的气场下,慕初夏已经没有勇气去看男人的五官了,不过……刚才看了一眼,男人的五官长的非常出色,一双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扬,有几分气势凌人的味道,挺直的鼻子,轻抿着显得很无情的薄唇。再配上一张刀削似的脸……

 

  冷酷帅哥一枚!

 

  这是王妈的先生?

 

  不可能吧!

 

  那是谁?

 

  宫辰逸神色冷漠的看着慕初夏,以前就只是在照片里见过,现在看着……长的很漂亮,大眼睛,小。嘴巴,白。皙的瓜子脸,粉。嫩的小姑娘一个!睁大眼睛盯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有几分可爱!

 

  “你……你是谁?”慕初夏深呼吸一下问。

 

  宫辰逸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慕初夏……弄了半天,她还不知道他是谁。

 

  那他来看她,倒是有点儿自作多情了!

 

  宫辰逸抿着嘴唇没说话,眉眼之间,更是冰冷了几分!

 

  慕初夏知道宫辰逸生气了!可是……她很茫然,他为什么生气?

 

  在厨房的王妈听到慕初夏之前的尖叫声,走了出来,看见慕初夏和宫辰逸对站着,先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难道是慕小姐惹先生生气了?

 

  “先生,再等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王妈笑着说。

 

  在宫家的佣人心里,宫辰逸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但其实人不错,从来不会不愿无辜的拿他们佣人出气!

 

  宫辰逸淡淡的点头。

 

  先生……

 

  慕初夏疑惑的看着宫辰逸……王妈是特助元杰斯派来照顾她的!那王妈口中的先生,岂不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慕初夏诧异的睁大了眼,惊讶的看着宫辰逸!

 

  她以为……她以为……要找自己代孕的肯定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想不到……居然是这么年轻英俊的男人!元杰斯口口声声说‘总裁’,这个男人这么年轻就是总裁了吗?

 

  慕初夏想到了更多……她之前以为找自己代孕的可能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因为家里的老婆生不了孩子,所以才找自己代孕,可这个男人,这么年轻,就算家里的妻子无法怀。孕,也应该再等几年,再努力努力,说不定就怀。孕了,这么迫不及待的找她代孕?

 

  这个男人,看着也比她大不了几岁,最多二十五六岁!

 

  因为猛然面对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她的心里像有一只小鹿在蹦一样,‘咚咚咚’的心跳的很快,很紧张,站在宫辰逸面前,微微低着头,眼神尴尬不安的闪烁,双手都僵硬的不知道怎么放了!

 

  宫辰逸冷冷的看了慕初夏一眼,就走到沙发上坐下,拿着遥控器,随手打开了电视!

 

  慕初夏松了口气!看着王妈,王妈对慕初夏点点头,就进厨房了!

 

  慕初夏的心又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宫辰逸,他虽然是随意的坐着,可身上与生俱来的高不可攀的贵气,还是让她很紧张,不知道应该怎么靠近!

 

  他们本来是两个陌生人,却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而有了交集……可即使这样,他们依然是陌生人!

 

  从刚才到现在,宫辰逸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他是一个沉默又冷冰冰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对慕初夏来说,很有压力!

 

  轻。咬了一下嘴唇,慕初夏来到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来到茶几旁边,小心翼翼的放在宫辰逸面前:“……喝水。”她想叫他,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宫辰逸淡淡的看了慕初夏一眼!

 

  慕初夏的身体瞬间绷的紧紧的!

 

  “我叫宫辰逸,你以后,叫我宫先生。”宫辰逸冷冷的说。

 

  “……恩。”慕初夏点点头,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背脊挺的直直的,双。腿并拢,双手中规中矩的放在大。腿上!一副乖巧的小学生标准坐姿!

 

  宫辰逸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眼睛盯着电视。

 

  慕初夏的头一直微微低垂着,不敢去看宫辰逸,这个男人,不只是性格冷漠,连声音都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在这个男人面前,慕初夏总是情不自禁的紧张忐忑,不敢大声说话,不敢随意的玩笑!

 

  也许……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让在他面前的人,都不自觉的在他面前紧张,对他敬畏!

 

  慕初夏想,两个人这样坐着好像傻。逼一样,她要不要找点儿什么话题对宫辰逸说。

 

  可想了很多个话题,慕初夏都觉得宫辰逸不可能对她的话题感兴趣!

 

  他们一个是十几岁的女大学生,一个是二十几岁的集团总裁,平时接触的见识的都完全不一样……

 

  没有共同话题!

 

  在慕初夏绞尽脑汁想话题的时候,王妈出现了!

 

  “先生,慕小姐,吃饭了。”

 

  慕初夏看了宫辰逸一眼,宫辰逸站起来,看也没看她,朝餐厅走去!慕初夏就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儿一样,跟在宫辰逸的后面。

 

  王妈的手艺不错,平时都是标准的三菜一汤,今天宫辰逸来了,多加了两个菜!

 

  五菜一汤,色香味俱全,看着非常不错!

 

  宫辰逸坐下了,慕初夏才坐下,坐在宫辰逸的旁边,小桌子,四个位置,一方一个位置。王妈盛了两碗饭,放在宫辰逸和慕初夏面前。

 

  “王妈,你也坐啊。”慕初夏笑着对王妈说。

 

  “不了,慕小姐,你们吃吧。”王妈恭敬的说。

 

  虽然宫辰逸不会对他们这些佣人发气,但宫家的规矩还是很严的,她是佣人,是不能和主人坐在一起吃饭的!平时只有她和慕初夏两个,慕初夏脾气好,在她面前,王妈也不紧张,所以才和慕初夏一桌吃饭,今天宫辰逸来了。她可不敢跟宫辰逸一桌吃饭!

 

  慕初夏看了宫辰逸一眼,有点儿明白王妈的心思了,也不再劝了!毕竟,有钱人家的一些规矩还是很森严的!

 

  和宫辰逸一桌吃饭,慕初夏的头一直低低的,都不敢大口吃饭吃菜,也不敢夹太远的菜,就只吃自己面前的一盘菜!宫辰逸吃了几口,发现慕初夏一直低着头,而且只吃她面前的菜!

 

  微微皱着眉,不赞同的看着慕初夏:“你挑食?”

 

  “……啊?”慕初夏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宫辰逸一张面瘫脸面无表情,冷冷的说:“我不管你之前怎么挑食,现在,你怀。孕了,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营养跟上,你不准挑食。”

  “……我知道了。”慕初夏愣了一下说,突然,就觉得眼眶一阵刺激,心里有点儿委屈……他让她不准挑食,却不是因为关心她,而是关心她肚子的孩子!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慕初夏很快就明白过来!

 

  自己和眼前的男人之前一点儿交集都没有,相当于陌生人……她本来就是因为一百万才给他代孕孩子的!

 

  他花了一百万,自然是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

 

  宫辰逸淡淡的看了慕初夏一眼,继续吃饭!

 

  两人沉默的吃完了饭,宫辰逸就去客厅看电视了!慕初夏不知道做什么,宫辰逸在这里,他身上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生冷气息,她觉得很紧张,害怕,都不知道做什么,更不敢靠近宫辰逸!

 

  就想着帮王妈收拾碗筷!

 

  王妈笑着拿过碗筷,温柔的说:“慕小姐,你去陪宫先生吧,这里有我。”

 

  慕初夏哀怨的看了王妈一眼,透过玻璃看了宴坐在沙发上看国际财经新闻的宫辰逸,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我……帮你削一个水果吧?”慕初夏看着宫辰逸有点儿小心翼翼的说。慕初夏一点儿都不认为自己卑微,因为……她感觉,在男人面前,一般人都会小心翼翼的卑微!

 

  气场太强大!

 

  宫辰逸只是淡淡的看了慕初夏一眼,没说话!

 

  慕初夏不知道宫辰逸是什么意思,他这眼神……到底是希望她给他削水果呢?还是不需要她给他削水果?

 

  在慕初夏弄不懂宫辰逸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宫辰逸开口了:“我不吃苹果,给我剥一个橘子吧。”

 

  “……哦,好。”慕初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就到冰箱里去拿出一个大橘子来给宫辰逸剥!

 

  分分钟就剥好了,慕初夏小心翼翼的放在干净的水果盘里!

 

  宫辰逸看新闻,偶尔吃一点儿橘子!慕初夏就坐在沙发上,陪着宫辰逸看电视!

 

  王妈把碗筷洗了,就对宫辰逸说:“先生,慕小姐,我已经收拾好了,我先走了。”

 

  宫辰逸淡淡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慕初夏哀怨乞求的看着王妈,王妈走了……那这房间里岂不是就剩下自己和宫辰逸两个了?她倒是不担心宫辰逸对自己做什么,他如果真的想对自己做什么,完全可以滚床单让她怀-孕,而不是利用手术让她怀-孕!

 

  只是……宫辰逸本来就一股上-位者的气势,让他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她平时并不是一个胆小猥琐的人,可在他面前,还是觉得很紧张,只剩他们两个……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

 

  王妈仿佛没有看到慕初夏哀怨乞求的眼神,走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慕初夏绝望了!

 

  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就只剩下自己和宫辰逸,怎么办啊?

 

  慕初夏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就继续乖巧的陪宫辰逸看新闻!她想……也许看完了新闻,宫辰逸就会走了呢?

 

  大概半个小时,新闻就看完了!

 

  宫辰逸站起来。

 

  慕初夏心里一喜,以为宫辰逸要走了,哪知道……宫辰逸直直的走进了卧室!!!那是她的卧室啊!!!

 

  可是……这个房子,其实还是宫辰逸的!

 

  慕初夏纠结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一进卧室,就看见宫辰逸在脱西装外套!

 

  脱衣服!!!

 

  慕初夏站在门口,眼睛瞪的像个铜铃那么大!!!

 

  他在脱衣服,什么意思?是想在这里睡觉吗?这里虽然是两室一厅,但另外一个卧室,是没有床铺的!只有她的卧室有床!宫辰逸在这里睡觉,就只有睡她的床了,那她……怎么办?

 

  睡沙发?和他……一起睡?

 

  慕初夏也不知道怎么办,就睁着大大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宫辰逸脱衣服!

 

  宫辰逸背对着慕初夏脱掉了西装外套,解开了领带,脱掉了白色衬衫……现在……宫辰逸是裸。着上半身背对着慕初夏的!

 

  他的身材……很好,标准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背部的线条非常流。产,激励分明,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

 

  宫辰逸没有停顿,手解开了皮带,然后,慢慢的脱。裤子!!!

 

  “啊……”慕初夏没忍住,害羞的惊呼出声,猛然转过身,背对着宫辰逸……一张精致的小。脸绯红一片!他……太过分了,怎么能当着女人的面脱。裤子呢?

 

  这是在耍流氓!

 

  宫辰逸听见慕初夏的惊呼声,动作停顿了下来,转过身,看见慕初夏背对着他站在门口……

 

  她,是害羞了?

 

  不是说,现在的大学生都比较开放吗?他在找她代孕之前,调查过她,知道她的全部资料,知道她还是处。女……可就算是处。女,现在这个时代,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就看见他脱衣服就害羞了?

 

  还真是纯情的紧!

 

  慕初夏可以感觉到宫辰逸在看她,因为她有一种锋芒在刺的感觉……可她却没有勇气转身!

 

  宫辰逸转过身,继续脱。裤子,脱的直剩下一条四角内。裤,才进浴。室去洗澡!

 

  听见浴。室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慕初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慢慢的转过身,没有看到宫辰逸,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深呼吸了一下,进了卧室!

 

  宫辰逸脱下的衣服裤子随意的扔在床。上,慕初夏走了过去,把他的衣服裤子拿起来,衣服裤子上……似乎还有着他身上的温度,有他的味道,闻着淡淡的男人味,慕初夏觉得拿着衣服的手隐隐发烫!

 

  让她觉得脸红心跳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慕初夏迫不及待的把衣服裤子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好像……衣服裤子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对慕初夏来说,宫辰逸的衣服裤子确实是可怕的东西!它们……让她脸红心跳,让她的心莫名的慌慌的!

 

  心慌慌!

 

  慕初夏坐在床。上听着浴。室偶尔传出来的哗啦啦的水声,红着脸不知所措,心乱如麻……

 

  宫辰逸在洗澡了,她现在可以确定,他晚上是要住在这里的!

 

  可……只有一张床,难道她真的要睡沙发?

 

  慕初夏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就算她愿意去睡沙发,宫辰逸也不会让她去睡沙发的!!!

  慕初夏很紧张,她才十九岁,从来没有过和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经验,更何况……这个男人,和自己的身份是这样的尴尬。

 

  好一会儿,慕初夏才慢慢的放松下来,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现在自己怀了孕,还不到三个月。宫辰逸应该不会碰自己吧!那样万一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可是……慕初夏又不确定,如果宫辰逸不想碰自己,那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

 

  如果……如果,宫辰逸要碰自己,她应该怎么办?

 

  推开宫辰逸?宫辰逸那样的男人……能允许自己推开他吗?

 

  顺从宫辰逸?好像……如果您更宫辰逸真的要碰自己,而自己,就只有顺从宫辰逸。在宫辰逸面前,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猛然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慕初夏的身体像受惊的小鸟一样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条件反射的看向浴-室方向。

 

  浴-室的门打开了,宫辰逸走了出来,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根浴巾,上半身的肌肉结实,线条分明,充满了美-感。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着水,水滴顺着颈脖流下,流过微微凸起的胸口,流过激励分明的小腹,最后,消失在浴巾里。

 

  因为热水的关系,宫辰逸的俊脸微微泛红,眼神氤氲,蕴含朦胧的热气,不知道怎么的,让慕初夏心肝一颤。整个人一下子就热了起来,脸红心跳的。

 

  宫辰逸淡淡的挑眉。

 

  慕初夏吓了一跳,惊慌的低下头,双手紧张的抓着衣服下摆。

 

  “去洗澡吧。”宫辰逸淡淡的说。

 

  “……恩。”慕初夏不知道怎么拒绝,红着脸蛋儿点点头。就慌乱的冲进了浴-室。

 

  浴-室里淡淡的热气,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男性的阳刚味道,让慕初夏的脸蛋儿更红了。把热水放好,脱了衣服,红着脸蛋儿泡在了浴缸里。想着宫辰逸。

 

  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意外。

 

  本来以为找她代孕的肯定是个老婆生不出孩子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想不到,这么年轻英俊。

 

  最开始她以为自己会和男人滚床单,怀-孕,哪知道,居然是利用手术受-精怀-孕。

 

  受-精怀-孕之后,她以为自己一直到孩子出生,都不可能见到宫辰逸,想不到,他突然就出现了。

 

  慕初夏的脑子里有点儿乱。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迷迷糊糊的洗完澡,站起来,拿着毛巾擦干了身体……突然,慕初夏的身体僵住了!

 

  她刚才迷迷糊糊的,进来忘记了带衣服!而浴-室里一直准备的就只有一根浴巾,现在那根浴巾正围在宫辰逸的身上!

 

  那她……怎么办?

 

  慕初夏看了一眼洗衣篓里的衣服,那衣服上满是汗味,又打湿-了,不可能再穿了!

 

  那她穿什么?

 

  难道裸-身跑出去?

 

  不!!!宫辰逸还在外面,她没有那个勇气!

 

  慕初夏急的额头上直冒汗,一张脸红彤彤的,贝齿轻-咬着嘴唇,她明白……现在,似乎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宫辰逸给自己拿衣服。

 

  想到这里,慕初夏的脸蛋更是红的要滴出-血来一般!她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可最后还是没想出办法,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才张口,张开口,却半天都没声音!

 

  慕初夏真是恨死了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不就是让个男人拿衣服吗?

 

  深呼吸一下,慕初夏让自己尽量平静冷静下来,气沉丹田,用力:“宫先生……”

 

  宫辰逸正拿着iPad在和朋友聊天,听见慕初夏的喊声,淡淡的应了声:“恩。”

 

  “你……可以帮我拿一下睡衣吗?”慕初夏红着脸小声的说。

 

  宫辰逸淡淡的挑了挑眉,放下iPad,下了床,来到衣柜边,打开衣柜,看着那些睡衣,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些睡衣他实在是看不上眼,款式陈旧,保守,很多上面都起了小疙瘩了。

 

  宫辰逸把衣柜关上,来到客厅,从一个新的购物袋里面拿出了一件薄纱睡裙,才进了卧室,来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慕初夏听见敲门声,深呼吸一下,手捂着门把,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怯怯的伸出一只手来……

 

  宫辰逸看着那伸出来的手,眼神微微一闪,她的手指白-皙袖长,没有留指甲,指尖有点圆有点尖,很可爱,白-皙的有点儿晶莹剔透的感觉。手臂也很白,像最鲜最嫩的莲藕一样!

 

  宫辰逸抓着那只白-皙可爱的小手,稍微用力推开了浴-室的门!

 

  “啊……”慕初夏惊呼一声,身体一个踉跄,就被宫辰逸给用力的从浴-室里拉扯了出来!

 

  宫辰逸把慕初夏从浴-室里拉出来,就顺势把她压在了墙壁上!

 

  “你……你做什么……你放开我……”慕初夏绯红着一张精致的脸蛋儿结结巴巴的说。赤-裸的身体贴着墙壁,冰冷的墙壁让她的身体哆嗦了一下,身上冒出了鸡皮子疙瘩。

 

  慕初夏实在是太紧张了,双脚的脚趾头卷缩着,紧紧的扣着地板!

 

  宫辰逸……想要做什么?

 

  宫辰逸只在腰间围着浴巾,所以,上半身,是赤-裸的!他把慕初夏压在墙上,两人的上半身紧紧的贴在一起。他感受到了她肌肤的柔软,呼吸一下,是她身上淡淡的处子幽香和沐浴露的味道,综合在一起,很好闻,让他的心神一荡,某个地方开始不受控制的崛起!

 

  男人对女人,或者女人对男人,有感觉,有欲望,偶尔就在那么一瞬间,偶尔就因为对方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就沦陷!

 

  宫辰逸的欲望始于一只手!

 

  在看到慕初夏的那双手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动,有了欲望,想要和慕初夏滚床单。

 

  宫辰逸看着慕初夏绯红的脸蛋,不安闪烁的双眼,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有几分邪魅的肆意,低头,埋首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的嗅了一下,轻轻的呢喃:“真香!”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难以言喻的暧昧。

 

  贴着宫辰逸火热的身体,慕初夏觉得浑身发烫,双-腿发软。他说话的灼热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脖子上,让她的身体好像窜过一阵电流。酥-酥麻麻的。

 

宫辰逸的嘴唇轻轻的在慕初夏的脖子上啄吻着。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文章数
2
微信号
ims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