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两年老公都不碰我,饥渴难耐的我推开了他兄弟的房门...

作者 做菜很简单 2017-4-1
繁體中文



若说海岸城两年内以来最轰动的全国的事件,非郁瑾年和陆婉清的婚事莫属。

两年前,一场砸了10亿美元的婚礼浩浩荡荡的在海岸城,最大的港口海上举行,全程空中飞机拍摄,巨大的豪华上流社会阵容、奢侈的海上布景、空运的玫瑰花、镶钻闪耀的拖尾婚纱,以及一对天造地合的夫妻搭档,完美无邪的颜值完全秒杀当今的男女老少。

两年后的今天都是上流社会中的传奇。

安逸的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一片奢侈精贵的茶园里,几个身姿优雅,举头投足间带着贵族气息的女人,坐在田园椅上享受着阳光、茶香、美食。

“婉清,我可真羡慕你,郁总可是花了十个亿来娶你啊”女人若有些艳羡的说着,眉目一颦一笑间萦绕着妖娆的气息,与在场贵妇端庄优雅略有些出入,她是政界何先生新娶进门的女人。

面前女人端起面前的清茶,抿了一口,嘴角弯起一抹弧度,温婉一笑。

对于别人的羡慕、嫉妒,轻描淡写。

别人怎么会懂你的幸福。

陆婉清的不言,气氛略有些尴尬。

何夫人,面觉失颜,另一名夫人出来打着圆场,她也是这场小型聚餐的举办人,唐岩的妻子。

“何先生昨日刚刚送给夫人一艘限量版的游艇,今日都上了头条,何先生真是宠爱你的紧”

一番夸赞,立刻让周围的气氛缓和,众人连带着附和。

“是啊,何先生和何夫人那才叫真爱”

“嗯,何先生都为了何太太你和之前的夫人离婚了,连孩子都不管了,就这份情感不论是放在谁身上,也轻易做不到”另一名高官的夫人应和着。

话语中多少有些讽刺。

不过有人嫉妒你,才会有人讽刺你。

“······”

对面不言语的女人,蓦地,嘴角弯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砸钱的婚姻就叫真爱?

突然她想起中国一句古话,糟糠之妻不下堂。

想着陆婉清抬起手挽过耳边的一缕发丝,眼睛略过手上的的手表,眼眸里有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他迟到了

“郁太太,您刚刚那嘴角勾起的笑意是什么意思?”对面女人何太太,原名禹琳琳,嫩模出道,原本就有打量评委的眼色,自然更能捕捉人的细微表情,看得懂人的脸色的,却不大懂得分清场合,或者说她就是任性、傲娇,仗着后台硬。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谁不知道陆婉清谁啊,IU跨国集团老总郁瑾年,花十个亿迎娶的女人,海港城的第一名媛,陆家的唯一千金小姐。

论起她的身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除了这种没有脑子的,谁会没事吃饱了跟她对着干。

静默了几分钟,禹琳琳都快按耐不住准备出声的时候,陆婉清却抬头莫名的看了众人一眼,清新悠扬的声音传出“不好意思,何太太您刚刚说了什么?”

“噗”远处传来的声音,不知道谁这么不懂情况,随便出声,让原本不明朗的情况更加白热化。

这下禹琳琳的脸色更加难看,原本端起茶杯的手都被狠狠的握紧,目光有些怨恨的盯着面前一脸无知的女人。

蠢货

唐夫人有些头疼的看着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其他夫人更是不敢出声,只能面色窘迫的的坐着不言语。

“你是故意的”

禹琳琳很肯定的说着,眉梢轻挑,带着自以为的得意,桃红色的唇勾勒出一抹自信的弧度。

陆婉清在嫉妒她。

嫉妒她有一个愿意为她放弃妻子和孩子的男人,而她只有一位为她砸钱晒幸福的丈夫。

钱是永远不能让女人得到满足的,女人还应该得到足够的爱。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让她整个人七荤八素的晕眩。

正在陆婉清头疼接下来该怎么应付过去,她好像一不小心又要得罪人了,一道声音却先打破了这份沉静。

“晚清,聚餐结束了吗?”

伴随着一道低沉微哑的男声,映入众人眼帘,从远处缓缓走来的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浑然天成的气场,硬生生让在场的女人一而再的倒吸抽气,量身剪裁的西装,白色的衬衫纽扣整齐的排列,熨烫笔直的裤腿,完美的俊颜,在看向一处地方的时候,嘴角会弯起弧度,温柔的让周围的温度都在融化。

她还没有出声,已经有人抢先回答。

“郁总,聚餐快结束了,要不您也坐下陪我们喝一杯”禹琳琳激动的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连言语中透露着轻浮。

而在场的女人都听的很清楚,心里狠狠的鄙视这女人,果然是底层社会出来的,再多的名牌包装,也成不了上流社会的人,一下就原形毕露。

晚清秀眉拧起,优雅的起身,朝着那个走来的男人走去,每一步都很优雅,白色的裙摆会随着步伐轻轻摇曳,黑色如墨的发丝拂起,露出她白皙的侧脸,小巧的耳垂。

蓦地,男人停住了脚步,眼神定住,看着向他走来的女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的女人,很美。

“你迟到了”陆婉清有些委屈的抱怨,手轻轻捏着他西装的一角,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男人宠溺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抬起捏了捏她脸颊,语气沉稳性感“抱歉,临时会议”简单的六个字,却让面前的女人绽放笑容。

他解释了,不是吗。

“可以走了?”男人低声在她耳畔问着,气息如数的喷洒在她耳边,让后者缩了缩肩,面色娇羞的点头。

虽然都结婚两年了,不过他们相处的模式却一直处于娇羞的状态,或者说是陆婉清在他面前永远是知进退、懂撒娇的女人,而在外人眼里却是十分甜蜜恩爱的夫妻搭档。

郁瑾年低头唇瓣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伸手自然的搂过她纤细的腰肢,收入怀中,准备离开。

这一幕幕落在禹琳琳眼里却十足的刺眼,她以为陆婉清是不幸福,毕竟在闲谈中,她一直心不在焉,眉宇间甚至带着淡淡的埋怨,这不是典型的婚后不幸福的表现?

刚才的那一幕,瞬间让她心觉不甘,就那样假装端庄典雅的女人,有什么乐趣?她自认为她比上陆婉清,绰绰有余。

“郁总不留下和我们一起喝茶赏花?”禹琳琳扭着水蛇般的腰身风情万种的走来,谁都能看的出来她带着明显的勾·引意图。

后者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深邃的眼眸没有半点波澜,低头看了眼怀里轻蹙眉头的小女人,了然于心。

“不了,我和晚清准备回去”说完还没有等对面女人反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看一眼,郁瑾年搂着陆婉清离开。

陆婉清优雅的走着,蓦地停住。

“怎么?”身侧男人关心出声。

陆婉清精致的脸上绽放着夺目的笑容转身,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能让全场听的清楚“抱歉,何小姐,让您失望了,我和我先生很幸福”说完她不等身后人回话,高傲的搂着身侧的男人转身离去。

郁瑾年宠溺的默认着她一切的小动作、小情绪。

这话像一个巨大的耳光,轮的禹琳琳耳边呼呼的响,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陆婉清的背影。

众人默契的散去,没有人上前去喊她离开,无形中对禹琳琳疏远,眉眼里更是带着十足的不屑。

这种女人怎么就能被地产大亨何先生看上的。

对于众人的面色,禹琳琳撇了一眼就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于是扭头,直接离开,要不是知道陆婉清今天会出现。

她们以为她乐意出现在这,听一群自命清高的女人唠嗑,玷污耳朵。

高档的私家车里。

身侧的男人拉开车内的案板,开始日常的工作,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贵气,侧颜几近完美,温和的轮廓英气逼人,却带着商人该有的精明和疏离。

这样让全世界女人嫉妒、疯狂、思念,想嫁的男人居然是她的丈夫,尽管已经结婚两年,她心底还是带着隐隐约约的不真实。

他郁瑾年真的娶了自己。

“怎么了?”男人发现她眼神的专注,不禁侧过身看着她,磁性的嗓音中带着明显的关心。

陆婉清捏了下自己的裙摆,努力清除自己内心的不安,展露笑容“没有,只是觉得两年过的好快”

快的她连两年内他们在一起甜蜜的片段,都回想不起。

郁瑾年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俯身轻轻的吻了上去,一记缠绵却不激烈的吻结局,她白皙的脸上立刻印染女孩家羞红的绯色。

他瞧着面前还像女孩一样的女人,两年前她才18岁,岁月似乎没有让她成长,依旧纯洁干净。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某个经商朋友说的

【像郁太太这样出生豪门,能保持这样的清淡的心性,如少女一般美好,真是不容易,郁总好福气,娶了个少女般的太太。】

的确像陆婉清这样名媛是很多女人都比不上的,不过······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男人蹙眉说了声抱歉,接电话。

片刻后,他英俊的眉宇紧蹙着,低沉声音略带了些歉意“临时会议,我可能需要赶去公司”

陆婉清听着,勾唇轻笑,声音很温柔无处不透露着她是淑女名媛的风范“没关系,有事忙你就去”

“老顾,前面路口停车,你送夫人回去”男人对前面的人吩咐着,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口吻。

“我打车去公司,晚餐你回家吃,嗯”郁瑾年淡淡的在她嘴角一吻,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带了宠溺的模样。

“好”陆婉清微笑,目送着他下车,打车离开。

直到看不见那辆出租车,才收敛起所有的笑容,很客气的吩咐“顾叔,麻烦开车去沈家。”

沈家千金,沈陌陌她从小到大最好的闺蜜好友,几乎无话不说。

“可是······先生让您回家”

顾叔有些为难的开口,毕竟是在郁家工作,总得听老板的话。

“没关系,我待会打电话和他说,不会让您为难的。”陆婉清淡笑着,家里的员工不是一般的对他丈夫忠心呢。

真好。

“好”

傍晚,晚霞染红了半边的天空,在五月这样的季节显得格外妖娆美丽。

“怎么突然来我这了?”沈陌陌端了被新泡好的奶茶递到她面前,奶茶的香味萦绕在鼻尖,瞬间让她心情舒心不少。

陆婉清抿了口奶茶,嘴边沾了点白泡沫,很可爱,甜甜笑道“我没事就不能来?”

沈陌陌朝她翻了个白眼,呲声“能啊,大小姐。”

“对了,你学校课程不打算去学了?”虽然知道陆婉清已经将学分全部修完,但就她这样的全能型天才不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绝对是浪费人才。

重点是她才20岁,不上学干嘛啊。

还真相夫教子?

“嗯”她淡淡的应着,眼神从阳台上的玻璃窗透过,看着被晚霞染红的半边天,不紧不慢的说着,仿佛事不关己“他希望我做全职的太太,父亲也这么希望。”

听到这句话,沈陌陌简直无力吐槽的厉害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一套吗?”

“你要是真是想做全职太太,那你钢琴八级是考着的吗?我猜你现在家楼上肯定还放着画板”

她才不信陆婉清结了婚就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原则。

蓦地,陆婉清嘴角露出俏皮的笑容,眼神露出20岁女孩该有的可爱、娇嫩“陌陌,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沈陌陌得意的抬了下眉头。

认识她十几年,若是连她的心思都想不通不是白过了,只不过······从晚清结婚后,她似乎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比如从不缺钱的她,居然会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八岁,在商场上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男人。

光见郁瑾年,她就觉得自己绝对是那个对莲花欣赏,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没想到陆婉清是观也观了,居然还嫁了。

她不懂晚清是怎么想的,像她们这样身份的嫁给海港城数一数二的商家名流还不是问题,但是像IU跨国集团老总,中国金融界神话一般的男人,就有点不合适了。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思想观念,她不觉得当时一个18岁的青春少女能和一个26岁的CEO总裁有任何话题,相互吸引。

“干嘛这样看着我?”晚清回头看到沈陌陌那双眯起的小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带着似笑非笑的怪异,盯的很奇怪。

“你是不是结婚后不开心?那混蛋欺负你了?”沈陌陌眉眼带着担忧问着,说着就上前一把拉低陆婉清的领口,准备检查。

白皙的脖颈,一览无余,吹弹可破的皮肤白皙稚嫩,连块斑点都没有。

“你干嘛”素来知道沈陌陌神经大条,但这么大庭广众下被她拉扯着衣服,精致的小脸上还是爬上了红晕。

万一让别人误会·······

瞧她一脸小媳妇羞涩的模样,沈陌陌心情大好,一副我懂你的模样

“看来他没有欺负你。”

“咳”她语出惊人,让陆婉清不禁呛了下,很快又恢复她一派的自然道“瑾年是绅士,怎么可能会欺负我。”

这话说出的时候,陆婉清脸色带着身为人妻该有的娇羞,美的不可方物,连同身为女人的沈陌陌都看了,刹那间失神。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沈陌陌继续问着,有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

陆婉清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眼底有些迷茫“有这么明显?”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他不是就没有发现么。

沈陌陌耸了耸肩,直接叙述“你不开心的时候,会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看,手会不由自主的摸着手腕上的饰品。”

“你到底怎么了?”难不成她们也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无话不谈了吗?

沉默了几秒,陆婉清才开口“没事,很晚了,下次我们再聊,我先回去了。”说完她放下奶茶转身离开,还没有等沈陌陌开口说话。

像逃避一般,落荒而逃。

有些话题她不知道从何说起,就像她和郁瑾年已经结婚了,却感觉相隔甚远,仿佛有一个太平洋的距离让她无法跨越。

她为什么觉得自己结婚后从来没有幸福过?

夜黑了,白宫别墅灯火通明,这一片区域内都居住着非富即贵的商界名流。

客厅,菜已经热了第二遍,管家是稍微年长的女人,称为林妈。

“夫人,要不您先用餐?也许现实在外面已经用餐了,您别饿着自己”林玛上前劝解着,让她别等了。

“嗯,好”她淡笑着,在老人的嘱咐下开始用餐。

她知道他说过不回来,可是还想等一等,那个心理期盼着的身影。

温暖可口的饭菜,在进入口中的那一刻也变的生冷、哽塞,不再爽口。

似乎从结婚以来,他们就没有真正的吃过几顿晚餐。

既然那么不喜欢她,为什么当初还要娶她?

他并不是没有选择,不是么。

没吃几口,陆婉清就上三楼的画室去了,背影消瘦的厉害,好像从结婚以来就没有再胖过。

林妈看着,暗自叹了口气,外面都说这对小夫妻感情好,其实并不如是,至少在她看来先生不是那么真心,太太不是那么热情。

丈夫几乎不回来吃饭,妻子也从来不打电话问,这对夫妻生活模式很奇怪,一点也不似正常的年轻夫妇。

她在画室呆了两个钟头,才出来到房间里准备洗漱,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摸了下手机,突然发现这么晚,她连个想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可以确定自己是爱他的,却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究竟是不是幸福的?

一双漆黑的双眸在夜色中逐渐闭上,掩盖掉满眸的情绪。

想着她握起手机拨打那通最熟记于心的号码,片刻,手机里传来公式化的女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

奇怪,她好像有一阵子没有跟她父亲联系了,怎么手机总是打不通。

想着陆婉清拨了通家里的电话,很快被接通“你好,陆家别墅······”

“闫妈,我爸还没有从公司回来吗?”

“嗯,老爷还在公司开会”听出是大小姐的声音,妇人开口解释着,表情上有些欲言又止,话到嘴边想想还是咽了下去。

也许老爷能自己解决,顶不住还有姑爷会帮忙,就不让小姐挂心了。

“好”

简单聊了两句,挂了电话,陆婉清有些疲惫的按了下眉眼,想到明天还有很多贵妇的酒会、茶会邀请,更是身心疲惫,将手机关机后,拉好被子睡去。

办公写字楼里,灯火通明。

“瑾年,这么晚怎么过来了,不用回去陪晚清?”陆盛博带着慈祥的笑意看着这个他千挑万选的女婿。

“嗯”郁瑾年慵懒的挑了下眉头,随后迈着修长的腿居高临下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看着半个城市的夜色。

地理位置不错。

“听说岳父的公司出了点问题·······”男人之间的话题几句话就展开了,不言而喻。

等他们聊完也将近十点,陆盛博送郁瑾年出门,拍了下他的后背,一脸展露满意的笑容,后生可畏“回去早点休息,有空陪晚清来看我。”

“嗯,好。”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床上的女人已经睡着了,黑色的发丝落在枕头上,床头留了一盏灯,黑色的眼瞳里忽然闪过一抹分不清的情绪。

男人熟络的解开纽扣,直接朝着浴室走去,露出精壮的腰身,健壮的胸肌,手自然的将脱掉的衣服丢在地上。

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床上的人儿动了下,朝浴室看了一眼,起身去给他泡了杯蜂蜜水。

郁瑾年围着浴袍出来,发丝沾着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刚毅的脸颊滑落,带着十足的男性气息。

陆婉清走上前递给他“喝点蜂蜜水,好休息。”

郁瑾年接过水杯喝完直接朝着床铺走去,轻轻的拍了下陆婉清的肩膀,示意让她休息。

“嗯,睡吧。”

那一刻,她看着他那伟岸的背影,清澈的眼瞳里带着莫名的失落,难以掩饰。

“瑾年,我们结婚两年了,我··你都没有···碰过我”这一句话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高贵的教养让她很难才说出这些难以启齿的话,面颊通红,牙齿咬着下唇纠结,她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说白了她在向他求欢。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章节


请↙↙↙点击阅读原文” ….

频道相关推荐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