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第一次有多痛?

作者 每天学点做饭技巧 2017-4-1
繁體中文


“这是谁家娶亲,怎么没看见新郎官?”

“是凌王,战神凌王!娶得是沐二小姐……”

“听说凌王身子不好,难怪没有来迎亲。”

“什么?是凌王娶了沐家那个懦弱的草包!还是被太子退过婚的!”

“可不是,是皇上亲自赐的婚。”

“皇上怎么会把那个草包赐给凌王?实在是太委屈凌王了!”

沐清歌听着外面的嘈杂声,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嗓子处蓦地一阵腥甜。

“咳……”

沐清歌吐出了压在嗓子里的一口淤血,抬手抹了下嘴角,她整个人顿时惊在了原地。

柔弱无骨的小手上面沾了丝殷红的血迹,看起来更显白皙。

这不是她的手!

颜色不对,她明明是小麦肤色!

尺寸不对,眼前的这只小手分明还没有长成!

她这时才发觉她一身红装,头上竟然是凤冠霞帔,这分明是古代女子成亲时候才会穿的服饰。

更何况,她不是应该一命呜呼了么?

她是Z国科研所的顶级医师,中西医兼修,尤其擅长针灸。今早收到组织发来的消息,要她立即赶往M国去帮一位患了腿疾的患者针灸。她乘坐Z国飞往M国的私人专机,不曾想飞机在半空中出了事故,她不幸遇难。

沐清歌想着生前的事情,再看着自己白嫩的小手和身上鲜红的嫁衣,终于接受了现实。

她这是穿越了!

可是这一穿越过来就要嫁人,还是这么一副破身板,敢不敢再悲催一点?

沐清歌刚刚擦去手上的血迹,脑中蓦地涌入一段陌生的记忆。

这具身体也叫沐清歌,是当朝丞相的嫡女,因为亲娘早逝的原因,Xing子懦弱,无德无才,被人称作草包。因为她有一个大将军外公,小时候被指为太子妃。谁知,七年前,传出她外公谋反的消息,外公一家被抄家灭族。幸好皇帝英明,没有牵连无辜,沐家算是保存了下来。

失去了她外祖家的势力,太子一直弃她如敝履,终于在上个月,如愿以偿和她退了婚,然而她却被皇帝赐给了太子的叔叔,凌王夏侯璟。

奈何原主对太子一片深情,誓死不嫁,出嫁前一晚曾割腕**,幸好被发现及时。谁知,今日上花轿前她再次偷偷服下了毒药。

沐清歌一阵感叹,真是个痴情的女子,可惜了!

突然腹部传来一阵绞痛,沐清歌眉头微皱,下意识就利用医生系统检查了下身体。

等到医生系统提醒这具身体内服用了少量的砒霜之后,沐清歌顿时一阵激动,没想到她穿越到了异世,这个医生系统也跟了过来!

医生系统是Z国最新研究成果,是智能的医药系统,就植入在她的脑神经中,由她的意识Cao控,可以自由的进行存取物品,还可以帮助她治病解毒。

刚才她吐出的那口淤血,已经将体内的砒霜吐出了大半,沐清歌从医生系统里取了药服了下去,清除体内残留的毒素,接着,她又取了些外伤药和绷带,将手腕上的伤口重新上药包扎。

21世界的她已经死了,只怕她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沐清歌端坐在花轿里,对于外面的评论不置一顾。

从原主的记忆中也能知道,皇帝将她赐给凌王,说是冲喜,实际上不过是羞辱。

凌王是东楚的战神,而她不过是一个懦弱的草包,而且还是太子不要的,怪不得凌王没有来迎亲。对于这件事,但凡是个男人都会觉得侮辱,更何况那人还是个战神王爷。

她嫁入凌王府,下场可想而知,就是凌王杀了她泄愤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她死了,凌王对外宣称病逝即可。

她的存在,只会时刻提醒着凌王,这是皇上给予他的羞辱。

沐清歌低头看着身上的喜服,只觉得这红格外的刺眼。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了人,而且还前路未卜。

沐清歌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等她嫁入凌王府之后,如果凌王真的容不下她,她自请下堂总可以了吧。

一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凌王府。

她头上盖着红盖头,只能看见脚下的一小块地方,她只知道有人引着她去了正院。

“呵,这就是阿璟的王妃么?”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妖娆的声音。

男子的声音中有一丝丝轻佻,却没有任何轻视之意。

“回段公子,这正是沐家二小姐。”

他说的是沐家二小姐,并不是凌王妃,看来她这个凌王妃身份根本没有人承认。

“行了,我带沐二小姐去大厅,皇上正等着拜堂呢。”

“是,段公子。”

那位姓段的公子带着沐清歌一路到了大厅,她还没有进去,便听见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

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把整个肺都给咳出来一般。

这时,医生系统却突然发出了“滴滴”声,提示她这里有病人,需要医治。

这个医生系统会根据她医治的病人为她记分,当分数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会自行兑换出医药或者医用器具。反之,如果她面对病人弃而不顾,医生系统则会强行扣分,当分数为负之时,她就要承受医生系统的惩罚——噬心之痛。

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受到过惩罚,她也不想被医生系统惩罚,所以平时都是勤勤恳恳的救死扶伤。

可是,现在就要拜堂了!

如果,她现在去给那人医治,只怕她会被众人当成疯子!

沐清歌不由得咒骂了一句:这坑爹的医生系统。

若是它什么时候能够更加人Xing化就好了!

就在沐清歌进行着心理活动的时候,前方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凌王,你这身子怎么越来越差了?苏德,回头将南唐进贡的千年人参送几只到凌王府。”

“回皇上,臣弟这是旧疾了,就不劳皇上费心了。”

男子的声音冷冽、沉稳,仿佛石入大海,平静无澜。

臣弟,难道是凌王?

她知道要嫁的凌王是个病秧子,只是不曾想他竟然已经病入膏肓。

沐清歌透过红盖头看到一双鹿皮靴朝她走来,紧接着红绸的另一端被人握了起来,一阵淡淡的药草味袭来。

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父皇,吉时到了,皇叔该拜堂了。”

沐清歌的心蓦地一跳,通过原主的记忆,她认了出来,这道声音是太子的!

紧接着,沐清歌就感觉有数道目光向她投来。

尽管她的头上还盖着大红的盖头,却依旧能够感觉得到那几道强烈的目光。

太子说话,大家看她干嘛,难道以为她会为了太子,会当众扯下盖头,忤逆皇上么?

这一刻,殿内安静极了,落针可闻。

沐清歌始终静静地站在原处,盯着自己的红绣鞋。

过了半晌,皇上摆了摆手道:“既然吉时到了,那便开始拜堂吧。”

拜过堂之后,一声尖细的声音喊着送入洞房。

皇上还特别贴心道:“凌王身子不好,今日大家都不许闹洞房。”

沐清歌任由丫鬟将她搀去了新房,她只觉得前方拉着的红绸一松,那股若有若无的药草味道顿时消散了。

到了新房,沐清歌就直接将头上的盖头撤了下来,然后卸去了头上沉甸甸的凤冠霞帔,捏了捏压得酸痛的脖子。

在古代嫁人可真辛苦!

“咕噜……”

听到来自肚子的提醒,沐清歌这才想了起来,从昨晚开始,这具身体都已经没有进食了,今天又折腾了一天,不饿才怪。

沐清歌在新房里找了些点心勉强垫了垫肚子,然后将身上碍事的喜服除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别说凌王,就连个婢女也没有过来。

沐清歌知道今晚凌王是不会过来的,没由来的松了口气。

她从沐家嫁过来的时候没有带婢女,所以此时在偌大的新房内仅有她自己。

沐清歌打量了新房,不见任何装饰,连张大红的喜字都没有,冷冷清清的,根本没有半点新房该有的样子。

可见凌王虽然表面上和她拜了堂,可是实际上根本就没把她当做凌王妃,哪里会有新房呢?

折腾了一天,这幅身体早就没有精力了,刚垫饱了肚子,困意便袭了上来。

她直接掀开了被子,躺在了榻上,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先养足精神再说。

皇上一走,凌王府热闹的气氛便沉了下来,没有半分喜气。

“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在安静的书房内响了起来,显得格外的清晰。

男子俊白的脸上憋得通红一片,像是喘不过气一般,身上大红的喜服早就换了下来,此时他身上玄色的衣袍显得整个人十分瘦削。

“快拿来王爷的药!”一位身着墨色衣袍的男子急切道。

这时,一截火红的衣袖伸了出来,拦住了他,“百里姑娘还要两个月才能回来,留下的药只能撑一个月了。”

“可是段公子,王爷已经……”

“不必!”男子已经顺过了气,脸上的红色也逐渐消了下去。

“皇上简直欺人太甚,王爷的身子怎么能这么折腾,竟然还逼着王爷去拜堂!”

“夏里,皇上来了,阿璟能不拜堂么?”

“可是,皇上明明是在……是在用那沐家的草包侮辱王爷……”

“王妃呢?”依旧是那道带了丝轻佻的声音。

“什么王妃,她分明是沐家的草包!”称作夏里的墨袍男子愤愤道,看了眼男子的脸色有补充了一句,“她吃了点心,现在睡下了。”

“呵,这个沐二小姐倒是有些意思,难道她不知道今晚会有多少人对她动手么?”

男子的侧脸在烛光中十分冷清,半晌,微抿的薄唇才吐出一句话,“按计划行事。”

想要他的命,就看那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至于那个沐清歌,就看她的命够不够了!

初夏的夜里,微微有些凉意。床幔摇曳,榻上女子的睡颜恬静而美好。

沐清歌虽然十分疲惫,但是睡眠很轻,听到室内极浅的脚步声,立即睁开了眼睛。

她警惕的盯住来人,等到那人伸手探向她的肩胛处之时,她手中的银针已经更快的抵住了来人的要害之处。

“别动,不然的话,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栽倒她的手上,不可置信的问了句:“沐二小姐?”

“是我,是谁派你来杀我的,你可知道这里是凌王府,我是堂堂的凌王妃,你以为你杀了我你还能出得去?”

虽然凌王府的人根本不承认她这个王妃,不然这刺客就不会堂而皇之的进入她的房间了,可是凌王妃这个头衔该用还得用!

“二小姐,属下是太子派来的,太子殿下说让二小姐嫁给凌王的确是委屈二小姐了,这件事他无能为力。只是派属下来问一声,若是二小姐不愿意,就让属下帮助二小姐逃出凌王妃。”

逃出凌王府?

沐清歌差点笑出了声,她又不是傻子,对方竟然拿这种话来哄骗她!

若是太子真的为她好,为何要和她退了婚,为何在她和凌王成婚前没有帮助她,反而是现在要冒险帮她逃出凌王府?

只怕只要她出了这个房门,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她这么做,无疑会让凌王成为京师的笑柄。她想,凌王是不会允许让他丢脸的王妃存在的!

今天拜堂的时候计谋没有得逞,晚上又要来一出么?

那人见她没有反应,愣了一瞬,又道:“二小姐,是太子殿下派属下来的,怎么,你不相信太子殿下了么?”

看着这人凄切的样子,沐清歌顿时明白了什么,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原主,不会就这么相信了他吧?

原主不会真的这么草包白痴吧?

“你走吧,我是心甘情愿嫁给凌王的,凌王比太子好多了!”

“心甘情愿?可是凌王他不仅毁了容,而且命不久矣……哪里能和太子殿下比?”

“凌王是我东楚的战神,少年成名,保护了我东楚边疆安宁。凌王疆场杀敌的时候,太子还不知道在哪个妇人怀中吃Nai呢!”

“你……”

“再不走,当心你的Xing命!”沐清歌说着手中的银针又往前逼进了一指,只要她再往前一指,眼前这个人必会当场毙命。

她是医生,还不想杀人!

“砰——”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踹开,立即涌进来几个黑衣人,沐清歌立即朝门口看去。

身前的那人看准机会,一掌打在沐清歌肩膀上,将她掀开。

“啊!”

沐清歌一阵皱眉,这一掌可真疼,估计都淤青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揉揉肩膀,闪着寒芒的钢刀便朝她砍来,沐清歌直接在地上滚了一周,也顾不得狼狈,慌忙躲开了刀锋。

眨眼的功夫,来人提着一把把钢刀已经再次朝她逼来,沐清歌抿了抿唇,一步步朝身后退去。

糟糕,被逼到死角了!

沐清歌心中一紧,这是谁要杀她?

她差点被明晃晃的钢刀闪到了眼睛,从医生系统里取出蒙汗药,正准备撒向来人的时候,银光一闪,一柄长剑瞬间挑去了她面前的钢刀。

紧接着,火红的衣袍飘过,面前的黑衣人全部被人踹了出去。

沐清歌将手中的蒙汗药重新放回了医生系统,对那红衣人道了谢:“谢谢你。”

那人听到她的话,分神看了她一眼,又重新和那些黑衣人缠斗了起来。

只匆匆一瞥,红衣男子唇红齿白得模样便映入了沐清歌的眼中,真是一个妖娆的男子。

“胆敢夜闯凌王府,谁给你们的胆子!”

这个声音沐清歌记得,正是今日那个段公子的,原来这个红衣公子是他。

“祺陵,将这些人引出去,别脏了王府。”

这时,一道极轻却又带着一丝压迫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一位瘦削的男子走进了房内,房门立即被关上了,将一切厮杀全部挡在了外面。

一阵若有若无的药草味渐渐袭来,沐清歌没由来得感到一阵威压,是凌王来了!

果然,映入眼底是是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他身形高大挺拔,却有些瘦削,像是久经病痛折磨。

“咳咳咳……”夏侯璟抚了抚胸口,锁住眼前娇小的身影,眸光内多了丝打量,

他以为刚才她会跟着那人逃出凌王府,如果是那样,不必他出手,夏里就会直接结果了她!

他凌王丢不起这个脸!

可是,她并没有走,还出言讥讽了太子一番,提到太子之时她也没有半分爱慕之意,这当真是那个为了太子寻死觅活的沐二小姐?

沐清歌不动声色的瞥了眼男人的男人,她刚才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杀意,这个男人,果然是想要杀她的!

可是,她垂下眼睑的时候,却忽略了夏侯璟眼底的那一抹狐疑。

“你既已嫁入凌王府,就不要给王府丢脸,不然,咳咳咳……”

男子的声音凌冽而沉稳,甚至还带着好听的磁Xing,偏偏说的话却令人心惊。

“滴滴滴……”

这时,医生系统再次响起了提醒她医治病患的声音,沐清歌无奈的抿了抿唇,这个凌王已经害得她扣去了十分了,而医生系统这会却偏偏又给了提醒。

她倒是想医,可是这凌王……他肯么?

关键是,他愿意相信她么?

“咳咳咳……”对面的夏侯璟此时脸色憋得痛红,看样子极为难受,他熟练的从胸前取出帕子擦了擦嘴。

沐清歌看到帕子上有一抹血迹,他咳血了。

这个动作,他像是做习惯了一般,一条不紊,不见一丝慌乱,甚至还带着一丝高雅。

可见,夏侯璟是经常咳血的。

难道他是肺结核么?

肺结核在古代十分可怕,几乎是绝症,看他的样子,只怕就是再现代,也不一定能医得好!

“滴滴滴……”

警报声越来越响,容不得沐清歌思考,她咬着唇走向了夏侯璟,犹豫道:“王爷,我有办法能够帮你停止咳嗽,你让我试一试吧。”

她的话音刚落,夏侯璟就抬眸看向她,他的双眸微缩,似乎再次迸出了杀意。

沐清歌心中顿时一沉。

他不相信她!

的确,她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让人怀疑心存不轨。

沐清歌欲哭无泪,这坑爹的医生系统,她被坑惨了!

此时,她只得硬着头皮道:“王爷,我娘曾经用按摩的方法为我止过咳,很管用。王爷大可放心,我绝对没有想要害王爷的心思。更何况,我不过是一介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如果我欲行不轨的话,王爷大可杀了我便是。”

房间内燃了蜡烛,在烛光中,沐清歌清澈的双眸内尽是真诚,直直的映入夏侯璟深邃的眼底。

半晌,他眼中的杀气渐淡,黑瞳如潭,深邃、清冷,让人看不出思绪。

沐清歌趁着这个机会,立即走到夏侯璟身边,一把拉过夏侯璟的手。

他的手很凉,仿佛寒入骨髓一般,掌心有一层薄茧,摸上去有些硌人,这是久经沙场的人才会有的。

沐清歌来不及多想,准确的找到咳喘Xue,慢慢按揉。

夏侯璟一身冷煞之气,令人不敢靠近,沐清歌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工作,这会凌王不过是她手中的患者罢了,不要紧张。

夏侯璟顿时手心一热,她的小手温柔细腻,好像冬日暖阳解冻了他的冰冷。

这个沐清歌身上的疑点太多,让他不得不防,就在刚才她抓住他的手那刹那,他本该直接掐死她的,但是看着她清澈的双眸,他却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这一点让他自己也感到了不可思议。

不轻不重的力道,一下下的揉捏着,很舒服,让他不想拒绝。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靠他这么近,更别说还敢碰他的手,这沐清歌是第一个!

沐清歌见夏侯璟放下了戒心,便悄悄启动了医生系统给夏侯璟检查了一遍,却发现他咳嗽并不是肺结核的原因,而是体内的寒毒引起的!

这寒毒……似乎十分棘手,沐清歌微微蹙了眉。

“怎么了?”

夏侯璟蓦地开口,吓得沐清歌指尖一颤,她忙抬眸道:“没事,王爷,你现在感觉好点了么?”

夏侯璟几不可见的点了下头,没有开口。

这个凌王真是太警惕了!

沐清歌换了夏侯璟的另一只手,继续按揉着咳喘Xue,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真是没胆子做什么小动作。

摘自【落初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本站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给网站添砖加瓦,一个鸡腿,一碗泡面!感谢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打赏,只为网站帮助您快速阅读提供方便,不是打赏作者,如需打赏作者,右上角扫描添加作者微信公众号,即可!

如果没有找到您喜欢的公众号,建议您推荐给我们! 点我推荐公众号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爱做饭,爱生活!学点做饭技巧,为生活添色彩……
文章数
1019
微信号
zuofanjiq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