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差点被人上了!

作者 天府泰剧 4月前
繁體中文

How To Change 纯情学长的恋爱兵法


第三章 报应正在来临


Nic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为躲避追求者而躲躲藏藏了的生活了,但认真想起来,但这两三天发生的事却让他觉得特别的疲惫,那个瘦弱、白皙、笑得像只猫咪、可爱多过帅气的男生,仿佛在自己身上安装了定位仪一样,无论自己去哪,做什么,这个学长总会出现在身边盯着自己,Nic现在简直要神经衰弱了。


一看到拥有黑色蓬松头发的人······Nic立马逃之夭夭。

在自己耳边深深喘着气,还边说自己性感、可爱这种事,再man如Nic也怕了,有时Nic甚至忍不住疑惑,除了名不副实、脑子不太好之外,这人连眼神都不太好使。


真同情他爸妈,但老子更应该可怜可怜自己,竟然被这种人追着跑。

自己的疲倦全部都是这个学长造成的,Nic总结道。


下课······他就在教室门口等着。

去上厕所······在便池也遇到他。

刚要去吃饭······就有空桌还贴心擦干净了。


然后要回家了······还有拉风的摩托车专车等着接送。

但就算能开着它在曼谷里飚车,Nic也只求他有多远滚多远。

但是······为什么他每次都能掐准时间来这呢?


“Kla,你小子确定自己没有掺和这件事?”

“关老子什么事儿啊?”奸诈损友的回答不出Nic的意料,他正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向来了解他,知道他一撅屁股就要拉屎的人心里更是疑惑。


事实上就算他再怎么责问损友也没用了,再者要是他报复回来,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麻烦,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

“为什么这学长每次都能准确找到老子的位置,他不用上课的吗?”


“问老子,老子怎么知道啊,你小子的好学长都大四了,课程少,项目多也不一定啊。”Kla边耸肩边说道,之后又拿起手机来。

“老子也没时间管你小子的闲事,有那时间和‘老婆’一起玩床上游戏不是更好。”听着的人垂了垂眼眸,他双手紧握正要赶人,损友就起身了。


“等会老子再过来。”

“去哪啊?”

“拉屎·····要和老子一起么?”走在左手边的帅气小伙转身回来,挑眉问道,贱贱的样子让Nic忍不住握紧双手赶人,之后他正打算趴到书上睡会觉,要不是······


“Niccccc,话说你小子到底和大四那学长在一起没?”

“哈!”Nic还来不及抬头,好端端的床伴就走过来询问,一副十分想知道的样子,Nic简直都想吼她几句,问她是从哪个鬼地方知道这些消息的·······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的话。

“谁?”尽管心里浮现的只有那个男生的模样,但为了确认的询问,让女生笑得更欢了,她急切地说道,


“就工程学院的学长啊,很可爱、有酒窝的那个。”

不是,老子宁愿死也不要和那个跟只猫咪一样的学长在一起。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但是,Nic还是把不满藏在心里,他声音平淡的回问,让床伴又接着话题问了下去。


“还不是最近总是见到学长他,女生们就都想知道嘛。”要是可以,Nic都想直接给她甩脸色了,但现在有消息说他骗女生,真正喜欢的是男的,这已经让他被人骂了好多回了,要是他再对女生说话态度不好,他在大学里也就不用混了。

“没有,不是情侣。”

“哇。”

哇你丫的!


帅气的男生眉头绉了绉,但他还是微笑着说道,寄望于传闻能就此停歇。

“我和那学长什么关系都没有。”

“真的吗?真的?”

干嘛笑得这么灿烂啊?


Nic立马皱起眉头,因为第一次说不是情侣的时候,对方好像很遗憾啊,但他第二次说不是的时候,对方反倒双眼闪闪发亮地询问,声音里明显是不相信的,还有······

为什么要往后看?

死了。


“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吗?不用掩饰什么的,Nic,我接受得了的。”

接受你丫的!

要是可以,Nic都想跳崖撞石自尽了,他不想知道这个世界怎样运转下去了。然而事实上,他正转身往后看,正面对上那个猫一般的学长,对方手上满满都是盒饭,正笑得像只小猫咪似的,脸上的小酒窝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怪不得她不相信他俩不是情侣,活生生的证据在这呢。

除此之外······Kla这小子竟然站在旁边。

怎么,不是说要去厕所吗?怎么还把这小子给带过来了!

他以眼神代替言语发问,而损友看起来也明白他想问的,因为他正口齿利落地答道,


“是这样的,Nic,老子回来的时候,半路遇见了Thae学长,老子就好心送他过来了,啊,不用谢我啦,这么件小事,作为朋友帮一下也是应该的。”Kla挑眉道。


老子要是杀人犯,你小子肯定会是第一个尸体!

Nic气愤地想道,很想跳过去一把掐死这个狗屁朋友,但他却不能这么做。他为了躲这个学长躲得要死要生的,此刻他却就在自己面前笑得无比灿烂,还拿着饭来给他吃。

“好几天不见了,Nic学弟瘦了吗?吃饭吧,哥专门给Nic学弟做的。”


“哇,亲手做给你吃吗?听到了吗!”

不仅要和这跟只猫似的学长周旋,还得应对这坑爹的损友,看起来,他还得应付这个以前都没发现是个腐女的床伴,而在短短五秒钟的思考里,Nic发现自己面前只剩两条路可走。

一······大声喊出来说自己不是那学长的伴侣,另一条路······


“学长和我有些事要聊!”

为了让对方明白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自己接受无能,帅气的男生一把拉过工程学院学长的手腕,以最快速度离开了那里,为什么不直接在那说开,让大家都知道?


Nic可不想既背着个欺骗女生的称号,又加上个骂Gay的罪名,尤其现在······他的愤怒已经快要爆发了。

这件事必须好好说清楚,必须让他知道······少来打扰老子!


但是,两个男生消失后,议论声又再次出现了,八卦的话题都是····他俩手牵手一起出去了耶······Kla这小子还在火上浇油。


“Nic这小子玩得挺大的,这只是小意思,平时比这都猛来着。”

当然,尽管表面上一副真诚可信的样子,但他心里······笑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件事也许能让Nic意识到······有一个好的朋友对自己而言是福分,但要是所交的是损友·····可有的是罪受了。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Nic一直都算是学院里的名人,不仅有帅气的脸蛋,优质的身材穿起校服来更是合身不过,和Kla这个级草走在一起,总有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们来打招呼。然而,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给这个沦为笑柄的家伙开发了新技能。

所谓的······逃跑技能。


因此,从教学楼中庭走到教学楼后面,除了清洁工阿姨,他们都没遇上什么人 ,年轻小伙完美地躲过了众人的视线,避免了他又带着小情人去某些不知名角落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诸如此类的传闻的再次出现。完了之后,他转过身看向那个被他拉过来的人。

嘿,脸红什么啊!


Nic转过来准备骂人的时候,脸蛋白皙的学长反倒低下了头,剪短了的头发露出的无法遮盖住的皮肤······红透了。

不是像前任们那种淡淡的红色哟,是那种从未见过的颜色,让人忍不住想看。

“哎,对不起!”


老子干嘛要跟他道歉啊,他才要跟老子道歉呢!

Nic放开了对方的手,他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猫一般的学长抬头和他对视又立马躲闪开的时候,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搞什么鬼啊Nic!


“嗯哼。”不愿意接受自己心里真实想法的家伙轻咳了一下,唤回了自己以及面前这个正低着头的学长的理智,他正害羞微笑着但却一句话也没说。

以前每次都说那么多话,今天反倒这么安静,嗯,你不说,老子先说也行。

“Thae学长。”

“哎。”


他一叫对方名字,对方立马就应答了,笑得可灿烂了,小酒窝都出来了。

不要沉迷呀Nic,不行的,想什么呢你?

“学长不要再这样做了。”


没错,就得这样,他再怎么可爱也还是个男的,老子绝对不要男人。

“嗯,哥做错什么了吗······”Thae脸上满是茫然,看起来还没理解他的意思,说话的人怕自己心软又立马接着说了下去。

“还不就是我走到哪学长就跟到哪这件事,我说过了我不喜欢,我不知道学长从哪听到了些什么,但我不喜欢学长一直跟在我身边,至于盒饭这事,学长也不用做给我吃了,我有钱,我可以自己去买,学长不用可怜我特意做给我吃。”


“我······我没有······”

你别在那要哭不哭的!

本打算用冷漠无情的话语让对方永久消失在自己面前的家伙,一看到这穿着工程学院衬衫、脸蛋白皙的学长泪光闪闪,瘪着嘴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再加上对方微微颤抖的声音,Nic的心立马软了下来。

“没有什么啊?学长不要再这样做了,这样我会很烦恼。”Nic指向对方正拎着的盒饭。


“但······但哥听说Nic学弟只吃7-11的饭,哥这才做了拿来给你吃······”

“我吃7-11的饭关学长什么事儿?”

“······”


Thae安静不语,他低下了头,刚刚还红通的脸颊瞬间变得和纸一般苍白,Nic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但他必须赶在自己更心软之前解决这件事。

“不管了,反正我不喜欢学长这样做,不要再跟着我,不要再来烦我了,我想要说的就这些。”


说完,Nic转身准备回学院,但······

安静不语的人反倒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让他不得不转身回去,Nic心里都做好被骂的准备了,但是······

“那Nic学弟收下这个可以吗?”

“哎,我说过了······”

“最后·····一次了。”


正要顶回去的Nic咽下了口中的话,他看向那个颤抖着双手把盒饭递给自己,低着头不敢和自己对视的人,对方口中的最后一次反倒让他这个听着的人怅然若失,而这也让他最终伸出手去接下了它。

“谢谢你愿意收下他,那······哥先去上课了


······加油呀Nic学弟。”Thae说得极快,之后立马转身快步离开了,要是Nic没看错的话······他哭了。

闪闪的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他的心也怪异地跟着颤抖了下。

Thae走了,只剩这个心存歉意的人。


“老子也没有做错什么啊,老子只是不喜欢男生。”

没错,并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对方自己来打扰他的生活,刚刚他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但为什么······心里感觉自己做错了很多的样子。


而且,越是吃着比妈妈做的还美味的盒饭,Nic的心情越是低落。

还是说该去和他道个歉,不不不,这样就行了Nic,就让它这样了结了吧,这样已经很完美了。


Nic想道,他一整天都无心学习,脑子里来来回回的都是那个学长双眼含泪的画面。

 

“嘿,小子,今晚一起去吃饭啊,老子请客。”

“请老子?想借机干什么坏事?”


“好啦,老子只是想请你吃饭,作为交换,你小子帮我灌醉No哥,行不?”

“想要老子帮你灌醉No哥就直说······行行,酒不用付钱的吧。”


“嗯嗯,那你自己过去哈,老地方,老子先去接‘老婆’先。”

这是两小时前Nic和Kla之间的对话,尽管懒得看损友跟自己哥求欢的样子,但和有名的餐厅的一顿免费的饭做交换,还可以借此逃避导致那个学长哭泣的负罪感,心里正难受着的家伙轻易就答应了,他慢慢打发着时间,直到约定时间到了。他让Kla他们先去,十或二十分钟后他再过去和他们汇合,但是······

“嘿,学弟是工程学院的还是什么学院?哥的这些朋友都是工程学院的。”


“电气系的,Thaeno学长。”

“找到工作了吗?哥给你介绍一下吗?”

“还没有呢学长,目前想先完成项目,Thaeno学长呢?”

“哎,不用一直Thaeno学长Thaeno学长地叫,叫No哥就行了,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的。”


这个让自己内疚了整个星期的家伙怎么会和自己哥哥坐一起,勾肩搭背地一起喝酒呢!


此刻Nic睁大了双眼,他看着桌上那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外面那家伙是自己的损友Kla那小子无疑,但那个坐在里面,和自己哥哥紧挨着的家伙看起来很是眼熟啊,笑容很像、酒窝也是深深的······不就是Thae。


“你小子搞什么鬼,Kla!”Nic低声问道,直想掐死自己这个死党。

“哦,Thae学长啊,你小子看到店前面的7-11没,嗯,老子开车正要拐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学长他,就停下打了个招呼,知道学长他就住这附近。我跟No哥说Thae学长经常请你小子吃饭,No哥就叫他过来一起喝酒了,说想谢谢他帮忙照顾你。”


老子也知道No哥心好、知恩图报,但这算什么事,难道老子是幼儿园的小屁孩不成,还需要哥哥请人吃饭,感谢他帮忙带孩子吗!

“你们在嘀咕些什么呢?”

“没什么No哥。”Kla直截了当地答道,Nic顺着哥哥的询问声看去,看到对方疑惑的眼神,他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被Kla一把拉回座位。


也怪不得No哥不怎么放心他,特别是和Kla这小子混在一起的时候。

“嗯,Nic学弟······”


就在此时,那个让他内疚的家伙叫了叫他,他不爽地看了过去。

不爽的是,老子担心你担心得要死,但没几天你却又再次出现在老子面前!


“哥很抱歉又再次出现在Nic学弟面前。”

你在老子哥哥面前道个鬼歉啊!

“Nic,怎么回事?为什么Thae还不能出现在你小子面前了?”

Thae的脸色让他心情跟着不好了起来,No哥疑惑的声音也让他重重叹了口气,他挥了挥手,声音闷闷地说道,


“说来话长,但已经没什么了No哥······学长也忘了它吧,就当我没说过那些话。”

老子还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说话的人知道允许对方再次掺和到自己的人生中,从此以后自己的生活肯定不会再安宁了,但是······对方逐渐扩大以至于能清楚看到小酒窝的笑脸,反倒让他觉得随他去吧,就这么个人,也不能对自己做什么,最多也只是让自己心烦而已。


事实上他可能忘了,对方可是正觊觎着自己呢。

“Nic这小子脸色虽然臭,但事实上他心还是很善良的Thae,你不用怕他的。”

哥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求你顾好你的好老公算了,行不。

哥哥转身应答的时候,身为弟弟的Nic眼睛也跟着转了转。善于和人打交道的哥哥开始和Thae交谈起来。


“你们怎么认识的?Nic这小子不怎么参加活动的,是通过Kla认识的么?”

“不是的学长,其实是我先认识的Nic学弟,但也久闻Kla学弟的大名了,他俩都是名人呢。”


认命了默默坐着吃东西、喝酒的Nic,听到这稍稍挑了挑眉,他和哥哥想的一样,以为大家都是先认识Kla,之后才认识的他。什么时候Kla的名气都小到这种程度了?


“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Nic学弟还有个哥哥的。”

“哈哈哈,我和他在不同学校里读书,这小子比较聪明,一开始就想学理工类,我可连他的一半都比不上。但我的身体素质可不比任何人差呢,以前可是学校足球队的队长呢。”No咧嘴大笑,毫无形象可言,Kla反倒是笑得很是帅气迷人,眼睛闪闪发亮,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老婆”看,跟正在轻声叹气的身为弟弟的家伙完全不同。


好的,No哥开始讲足球的事儿了。

“真的啊学长,我很喜欢看球赛的,学长喜欢的是哪个球队啊?”

“这个问题可不能问喔,学弟。”


No大笑道,但他还是愿意说出自己喜欢的球队的名字,仅仅这样,猫一般的学长就笑得很是灿烂了。

“和我一样耶!”

光是这一句,两人开始齐刷刷说起了足球赛事,稍不留神,第一瓶酒就见底了,Kla又点了第二瓶。


当然,一半是No喝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好老公打的什么好算盘,Kla一直在给他倒酒。然而另一半却不是Thae喝的,而是······Nic。

既然是免费喝的,就喝个够吧,反正从此之后就得和这个猫似的男人纠缠不清了,尤其是他还和自己哥哥成了朋友。

“嗯,你小子为什么叫Thae啊?”


才喝了一会酒,称呼就从“学弟”变成了“你小子”,No已经开始醉了,他眼神迷离,声音也开始飘忽,微醉的另一方也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我不叫Thae的,学长。”


老子就知道,你小子的爸妈肯定不会给你起这么个名字的。

醉意上涌的Nic对自己说道,他竖起耳朵听了下去。


“我叫Thio,来自Thioson,但同专业的朋友给我起了个名叫Thiolip,大家都叫我Thio,我一有机会就将自己的名字改了,之后大家就都叫我Thae了。因为我想叫Thae,这个名字也就一直用到今天了······No哥觉得这个名字符实吗?这个名字很适合我吧。”像只猫的家伙还无比自信地用力捶了捶自己的前胸,看起来是真的醉了。

但更醉的·······


“符符符实,我觉得很适合,你小子就叫Thae,与众不同,嘿嘿,老子喜欢,Thae学弟。”No也跟着用力拍了拍Thae的后背,看起来很是喜欢他,之后就转身找自己男人去了。


“嘿,Kla,Kla你说老子叫Thaeno这个名字合适吗?”

“合适的,No哥,再来一杯呀。”

“来来来,老子再喝。”


被哄着喝酒看起来已经醉了的兄长又轻易喝了一杯,没有听到自己男人在那自言自语道,

“但其实吧,感觉叫Takeover更好一点······我呀,要将No哥打包带回家啦。”


幸好老子的妈妈没有再生一个弟弟,才不用叫这么个名字。

这是Nic意识飘忽之前最后所想······

 

“嘿······嘿······嘿······”


半夜一片漆黑中,屋里走道上只有喘息声以及重物拖动的声音,外面传来的灯光刚好照出两个高大、正缓慢朝着卧室挪动着的黑影,越是靠近卧室······喘息声就越发清晰。

轰!

“嘿······嘿······嘿······”


摔倒撞到了桌子,导致桌上的东西全都掉到地上的黑影,毫不在意自己越发浓重的喘息声,自顾自地朝着床走去,然后······


“嘿嘿,呼,终于到了。”高挑的黑影一把放开拖了一路的人,那人一屁股坐到了床中间。剩下的另一个人身材相对瘦弱些,他伸手按了按开关,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也让人看到了······此刻正坐在地上,因为累而大口喘着粗气的房间主人--Thae。


累什么啊······当然是拖着个醉鬼回来睡觉啊!

“Nic学弟看起来瘦瘦的,没想到这么重啊。”喘着气的人转过身抓住床沿,坐高了一点点,他看向那个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的家伙。


没错,喝醉的人······是Nic,驮着他回来的······是Thae.


事情得从大约半小时前,两兄弟都喝得烂醉的那家店说起。

“Thae学长住这附近是吗?要不学长把Nic带回去,让他在你那过夜算了。”


“嗷,那······”

“哦,不用担心No哥,我还没和学长说过对吧,No哥是我老婆,等会我自己带他回去,Nic就交给你啦学长。”


“哎,好难为情啊,满嘴老婆老婆的。”想到那个狡诈的学弟挑着眉,跟自己说身材健壮的No学长是他的老婆的场景,光想着Thae就忍住拿手捂住了脸,当然,他没有理由拒绝照顾Nic。


他反倒很是开心,这件事还真得感谢Kla学弟。

Kla邀请他一起去吃饭,他这个伤心难过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人决定再努力最后一次······他想在校外最后再见一次Nic学弟,这才厚着脸皮又来见他了,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样幸运的事发生,还是双喜临门。


一······Nic学弟允许他像以前一样出现在他身边?

二······Nic学弟现在正睡在自己床上。

累意渐消,Thae起身坐在了床沿上。

“哎呦,羞死人了。”Thae再次双手捂脸。


可爱(?)、身材高大的人正睡在他的床上,解开上身衣服的扣子后露出的肌肉很有看头,脸如刀削般立体,眉毛秀美,鼻梁高挺,脸颊上细细的胡须也很好看(?)。

“Nic学弟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眼神有问题的家伙仍没有停止意淫。

为了全面欣赏对方的美,他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对方脸上慢慢滑动着,另一只手也滑动着去掀起对方的上衣,与对方前胸亲密接触。

“不行不行!得给Nic学弟擦擦身子!”Thae差点来不及撤回手,顾不得自己还浑身热得要死,他立马起身直直朝着房间外的厕所去,拿着盆水以及干净的毛巾回来,并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又再次爬上床。


“哥没有想占Nic学弟便宜的意思,只是想给你擦擦身子。”


“嘿······嘿······嘿······”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几乎要喘不过气的家伙急速地呼吸着空气,跟那些看到男的就想上床的神经病简直没什么两样。


当然······

“得······得把裤子也给脱了。”


“嘿······嘿······嘿······”他大口呼吸着。


“嘿••••••嘿••••••嘿••••••”

我靠!

“嘿,学长你干什么呢!”


Thae再次大口喘着粗气,这回他炽热的呼吸直接喷在了对方微微颤动着的内裤上,可以肯定,这热气足以影响到里面藏着的东西,因为喝醉了的人都不禁惊醒了,Nic低头往下看,发现······俊秀的脸离他儿子的距离······就那么点。


“学长干嘛呢!”

当然此刻Nic想的只剩······

惨啦,老子差点被人上了!

 

更多章节请戳

开篇

第一章

原文:Mame

翻译:三刀


纯情学长的恋爱兵法小说由天府泰剧译制,请勿转载到其他平台!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