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观点》专访任正非:首次详谈鸿蒙系统,5G会让美国成为落后国家 | 充电

作者 创业邦杂志 7天前 0
繁體中文

「充电」是创业邦推出的干货类栏目,旨在服务于繁忙都市下的职场白领、企业家、创投人士,成为该群体碎片化时代的充电站。


栏目以分享优秀书籍、电影、管理理论为主题,希望能够帮助你获取现学现用的足料干货、或是拓展视野的高倍望远镜、或是启迪人生的心灵药剂。

编辑:风间海色

来源:华为心声社区


7月9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创始人任正非在6月18日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的实录。在这次采访中,任正非首次谈到了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来龙去脉和诸多细节。此前国内许多媒体报道称“任正非表示鸿蒙比安卓快60%”则更像是误传,实际上这一说法是《观点》周刊引用一份中国研究报告的表述,并非出自任正非本人。


谈童年与教育

你该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吃饱饭的时候


从小学到初中二年级,我在贵州镇宁县成长,那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小镇。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在今天是很重要的旅游风景,非常吸引游客,但是我们当年在那里的生存状况是很贫困的。


(你不该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吃不饱饭的时候)你应该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吃饱饭的时候。那时候吃不饱饭很正常,我们经常吃不饱饭,吃饱饭是偶然的。但是我们小时候生活得很快乐,没有比较,不知何为幸福,所以我们感到很幸福。


后来我的父亲调到都匀,是一个少数民族区的中心小城。我从初三到高三在那里生活。在我那时候的眼里,都匀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因为它有两层楼高的楼房。当时大姐姐们带我们去逛小百货公司,我们看见有两层楼,认为很了不起。大姐姐比我们懂得多,就笑话我没有眼光,怎么会认为都匀是大城市?它只是比小镇大一点。


我肯定想不到多年后我会身处一场地缘政治的战争中,(那时候)我们像爬楼梯一样一步步爬,根本不知道二楼是什么样的。所以,今天之所以希望中国的教育能够改革,就是想让农村的小孩知道二楼是什么样子,然后,一步一步有目标地爬。


我们没有名师指导,没有贵人开光,一步步爬楼梯爬二楼,才知道风光无限。所以我觉得教育的核心是应该让小孩尽早的发挥和发现自己的天性。但是中国由于国家太大,不知道谁是优秀人才,所以中国通过一级级考试,考试使得孩子们成为呆板的“小鸭子”,创造力被消灭了。偶尔突破云层的少数人,是天才。



谈中国与扩张

中国一直是闭关自守的国家,开放只是商业层面,不涉及意识形态


孟晚舟事件的背景可能是欧美一些国家非常害怕中国的扩张。但我认为中国历来就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几千年来,中国是一个闭关自守的封闭国家;现在中国奉行开放改革,主要目的是把外面的引进来。中国走出去,主要是商业贸易走出去,是以商业的形式走到世界,并不是以政治的形式走到世界,并没有带着意识形态走向世界。


其实我也能理解不少西方人讲到中国时的紧张态度,美国这种夸大式的宣传,再加上很多人没有来过中国,就会有误解。中国现在要像美国一样把军舰开到世界各国去的能力也不存在。我个人认为,中国建立的是防御体系,中国比较怕美国,不怕欧洲。


因为美国想要称霸世界,欧洲是政治多元化,不具有侵略性。欧洲主要想做买卖赚钱,中国也想多买一些欧洲的奢侈品,中国欢迎欧洲来赚钱,不然还要飞到巴黎去买东西。中国不断对奢侈品减税,就是欢迎欧洲商品。


而且中国和欧洲的经济是互补的,所以中国需要欧洲,欧洲也需要中国。如果用“一带一路”连接起来,欧洲的商品到中国来,中国的商品到欧洲去,车走到中途没有油了,中东、中亚就是能源基地,给我们经济加油。


这样,从欧洲、中东、中亚到远东就连成一个大的经济版块。如果中国与日本、韩国再形成自由贸易区,这个版块的经济总量就会比美国大很多。那么,美国称霸世界就有困难了,它就希望我们不要团结起来。


谈华为与政府的关系

希望你们去采访美国公司,让他们一样与法国政府签订协定


有些人认为华为是靠中国政府的帮助,才发展得这么迅速。但我可以说,我们没有一分钱的资本来自国家,我们的年报是KPMG审计的。现在你们看到的是2018年的年报。我们在中国是受中国的法律管辖,依法向中国政府缴税,公司经营都是我们自己做主。


我们卖给客户的是一个裸设备,如同“自来水管”和“水龙头”一样,终端就像“水龙头”,连接设备就像“水管”。里面流“水”还是流“油”,是信息系统决定的,而且网络是控制在运营商手中,不是我们决定的,我们取不到数据。我们随时可以与其他国家签“华为网络无后门、无间谍行为”协议,我们敢于承诺没有安装后门,希望你们去采访美国公司,让他们一样与法国政府签订协定。


《观点》周刊:您觉得谷歌和脸书都没有办法承诺吗?

任正非:不知道。


《观点》周刊:思科呢?

任正非:不知道。


《观点》周刊:资本方面你们没有受到控制。如果中央政府要求把从路由器、网络设备上获取的信息交给他们,怎么拒绝呢?

任正非:第一,我们要履行为客户负责任;第二,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要求过这样做。


《观点》周刊:中国政府出台了《情报法》,要求企业配合国家的情报工作,这种情况下怎么与法国签订协议?

任正非: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不只是我们与法国企业签,我们也推动中国政府与法国政府一起签。


《观点》周刊:您曾经有没有因为一些商业的原因想要获得客户、用户的信息呢?  

任正非:我要这个信息干什么?


《观点》周刊:因为21世纪信息就像石油一样。

任正非:石油对我们没有用,我们要的是汽油,汽油可以在加油站买到。客户原始信息对我们没有用,在网络上、社会上公开的信息对我们才是有价值的。


谈鸿蒙系统

鸿蒙本不是手机系统,更不是备胎计划


说到鸿蒙系统,第一,鸿蒙系统并不是像大家想象那样用在手机中,做这个系统的时候并不是想替代谷歌的。如果谷歌高端系统不向华为开放,鸿蒙系统会不会转移做一些生态?现在还没有完全界定。


我们有数千块电路板,电路板都要有操作系统。鸿蒙操作系统是一个面向确定时延系统的操作系统,实现系统端到端处理时延是精确到5毫秒,甚至更低的毫秒级乃至亚毫秒级,控制只有这么小时延,对物联网自动生产有用。


比如无人驾驶,齿轮转过来时延是几毫秒,如果是不准确的,不然这个齿轮来了,那个齿轮还没有来,就咬合不上了。我们是为了万物互联、将来走向智能社会所做的一个操作系统。


至于速度上比安卓或者苹果的操作系统之间谁更好,我们没有比较,也有可能是更快的。这是技术论据,不是商业论据。但是与苹果、安卓相比,我们的缺点是没有生态,只是一个纯技术性操作我们电信网络的系统。


鸿蒙并不是备胎计划(B计划),本身就应该有这个系统,我们的网络才能运行,这个系统原本是为了电信网络而设计的。


我们想要建立一个鸿蒙之上的生态系统,需要很多年才能做到。中国有很多很强的软件公司,华为也可以跟他们结盟,至于是否担心这样的结盟会让公司地位变弱,我认为,我们公司在短时间内会从高位置稍微下降一些,但是重心低了以后,我们站得更稳了,下一步爬山的劲可能更大,爬得更高。


谈5G部署

谁说5G赚不了钱?5G应用可能会让美国成为落后国家


如果法电或者布依格电信想签5G合同,当然不会有任何设备供应的问题,而且我们提供的5G设备是世界最好的,两、三年内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厂家可以赶上。供应不会有问题,公司的生产仍然热火朝天。


现在有一些人会觉得欧盟的运营商不着急部署5G,现在看来5G能赚钱的应用只有自动驾驶,其他应用好像赚不了什么钱,但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欧洲为什么比中国早发达?就是因为几百年前的铁路和航海能力。因为中国那时的交通是基于马车,马车比火车慢,比轮船载重量小,所以欧洲首先工业崛起了。信息传送速度提升后,也将带来经济上不可估量的增长。5G的速度至少比4G快10倍以上,速度快会促进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


《观点》周刊:这是偏政府的论据,运营商自己出钱投资,不能马上赚到钱。

任正非:不是。如果换成5G以后,还按现在4G的标准收费,运营商的盈利能力能够大大的增加。因为5G成本按每比特计算只有4G的1/10,每比特能耗也只有1/10,5G速度在同等的能耗下是2G的一万倍。任何一个产品的先进性不能意味着是高成本,应该是高价值。5G应用以后你就知道,将来美国可能是落后国家。



谈改革与中国现状

社会主义讲的是公平,但是这个公平过去在中国被错误理解为平均


在过去三、四十年中,中国有了很大发展,但是发展的质量还要提高,将来能给人类多做一些贡献,这点做得还不够。走在我们前面的国家有整个欧洲、日本、美国,中国GDP虽然数量比较大,但很多是中低端商品,人均GDP还是比较少的。


我知道你去过贵州,看到一些偏僻地方的老百姓还是比较贫穷的。国家号召一定要脱贫,要缩小贫困人口的数量,各级政府在努力改善,发展生产。只有改善了贫困,老百姓才会安居乐业。美国幻想的颜色革命就不会出现,因为人民群众慢慢都富裕起来了,就只会去想发展生产的事。


经济、人民生活改善了,我相信在这些地区不会出现混乱的状况。国家用很大力量来解决中国的贫困人口问题,这个路线是正确的。相反美国没有解决好贫困人口问题,过去认为是种族问题,说“白人富裕、黑人贫困”,现在不是这样,美国贫困的白人数量也很多。这次打贸易战加关税,其实给美国人民的日用消费品增加了很多经济负担。


大家也知道,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已经降到不能再降,再降企业就破产了,美国再加税,这边不降价,税是让美国人民承担了。如果美国不能解决美国普通老百姓的贫困问题,社会也会出现一些混乱的。对比下来,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去消灭贫困,这个做法是非常正确的。


至于能让人民脱贫的制度保障,我认为,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时就设计好了基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讲的是公平,但是这个公平过去在中国被错误理解为平均。社会主义公平是多劳多得,贡献大的人多拿一点。比如,我们两个到码头去扛麻包,你个子大扛三包,我老了只能扛一包,你的收入就是我的三倍;你也扛不了五包,人与人的生理差距是有限的;但是资本差距是不受生理约束的,你可以拥有100亿美金,我只拥有10万美金,我们都盈利10%,那你盈利了10亿美金,我盈利了1万美金。所以贫富出现大的差距是资本杠杆造成的,不是劳动形成的。


邓小平认为中国的基础制度是社会主义多劳多得,但是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市场经济就会有资本杠杆。中国要在资本和劳动之间牵制着,达到一定平衡。这个平衡由谁来实现?政府,政府来改革。


中国从一个非常贫穷的经济基础开始改革时,改什么?改利益分配。十三亿人民改利益分配时,大家想象会有多少矛盾冲突,多少利益矛盾要爆发,中国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控制着,使国家不要出现混乱。


所以,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要改革、要开放、要发展,但是不能出现混乱,一定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管住。中央把握改革的方向节奏,下面政府改得太慢,捏太紧出现僵局了,邓小平就说“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有的改革走太快了,矛盾激化了,他四项基本原则又捏一下,让你走慢一点。所以,经过三十年时间,中国就过渡过来了。


国家资本的钱是谁的?是人民的。政府怎么还给人民?修路,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大家想一想,西藏修了高速铁路,能赚钱吗?作为资本家是不会投资的。中国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轰轰烈烈地建,这是国家在推动建设,人民受惠了,这样平衡了不同阶层人民之间的矛盾。美国幻想中国爆发颜色革命,没有成功。


谈人工智能对工作岗位的影响


《观点》周刊:刚才说人工智能时代可能不会雇佣那么多人,未来十年、二十年以后,每个人都还会有一份工作吗?


任正非:举一个例子。过去在非洲设计站点时,我们一个工程师一天最多设计4个站点;现在一个工程师用人工智能设计方式,一天能设计1200个站点。我问他“为什么是1200个站点”,他说“合同总共就1200个站点”。生产效率提高,是有益人类生活的。


人工智能创造财富只需要少量的人,但是财富增多了,会养活更多的人。如果有些人认为需要工作,那就要努力学习才有工作,也会促进社会更进步。工作人的收入和不工作人的收入相差应该很大。大家可能看过我们的生产线,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观点》周刊:大家可能都希望工作,需要用什么方式让大家都有工作呢?终身学习还是最低工资?


任正非:今天大家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和当年对纺织机械的恐惧是一样的,当年纺织机械出现的时候,大家把纺织机砸烂,这是一样的道理。怎么适应未来新技术社会?我也不知道,大家在探讨。


《观点》周刊:如果给人工智能的应用设一些限制,是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呢?

任正非:不知道。因为现在人工智能主要用于改进生产效率,没有用到改进情感上。


《观点》周刊:您认为一些工作是机器人永远无法取代的?

任正非:当然,有很多工作是人工智能不能代替的,比如喝咖啡,人工智能很难代替。当你生病在床上呻吟的时候,进来一个机器人,给你打一针就走了,你不会感到冷冰冰吗?还是需要一个真人有温度的情感,这就是体验。


谈硅谷:你们要改变世界,我只想活下去


《观点》周刊:硅谷的一些企业家们都说“我有改变世界的梦想”,而您总是谈公司要活下去。您觉得是他们过度夸大了自己的理想,还是您过度谦虚了?


任正非:假设我们都才25岁,在一起喝咖啡,我一样的也狂妄。可能有一个人冒出头来了,这个人用餐巾纸画一个模型,另外几个人在这边讲结构,说一起开个公司,这就是英特尔。硅谷这种鼓噪的精神对青年人是适合的,如果没有热情、没有理想,就不能成功。我年轻时应该与他们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老了,挫折多了,说话规矩了一点。


青年人的躁动不是坏事,他们会互相聚集能量,可能让一个人把这个火点燃了。点燃火的人就雇佣其他人。所以,硅谷的精神是值得提倡的。


谈特朗普:我去见他干什么?


《观点》周刊:特朗普说华为是美国的敌人,您对此有什么反应?

任正非:首先,华为是为人类创造幸福和创造繁荣的,怎么可能成为敌人?三十年来,无论在非洲,还是在疾病流行的地区、战争环境、自然灾害,包括日本核泄露的时候,我们都努力站在第一线为人类服务,怎么可能成为敌人呢?他的定义是不正确的。


《观点》周刊:现在华为和特朗普之间的冲突是科技性还是商业性的呢?


任正非:我不知道特朗普怎么想的,我猜想应该是政治性的吧。在通讯科技上,美国没有5G,也没有光交换,很多东西它都没有,不存在科技竞争。电信设备产业上,美国与我们也没有同类商品的公司,所以也不存在商品竞争。


他们莫名其妙打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但客观上应该是帮助了爱立信和诺基亚,就是说在帮欧洲。我们也很高兴,只要人类用了爱立信、诺基亚的产品,人类得到了服务,也是我的理想,不一定我们自己服务。


《观点》周刊:您曾经见过特朗普总统吗?

任正非:我去见他干什么?见马克龙总统是可以的。


《观点》周刊:如果特朗普要过来,您会敞开大门欢迎他吗?

任正非:当然,我们可以去讨论这个世界应该怎样开放、合作、共赢,也许他会改变他的思维方式。






推荐邦哥的好朋友“企业创投联盟”,ID:cvcbang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


MORE | 更多原创文章


● 垃圾分类后,我想救救ofo | 不图不快

● 销量断崖式下跌,印度人,为啥你们不买1000元的iPhone?

● ● 垃圾分类逼我去创业,商业模式都想好了

 吃出4000亿规模,谁阻碍了小龙虾的“巨头”梦?

●  刘强东幕后303天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创业邦成立于2007年,是全维度创业者服务平台,公司及相关基金先后获得IDG、红杉、北极光、赛富、启赋等国内外投资机构投资,为创业者提供跨平台媒体、会展、培训、孵化空间、天使基金全方位服务。
文章数
5538
微信号
ichuangyeb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