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人烧车烧学校,谁来给香港学生上“最后一课”?

作者 酷玩实验室 22天前
繁體中文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最近,香港迎来了暴力活动最猖獗的几天。


事情的起因是11月4日,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周梓乐在示威活动中坠楼。


香港暴徒和港媒马上开始吃人血馒头,他们将周梓乐不慎坠楼的这盆脏水泼到了警察的头上。说周梓乐之所以会坠楼,是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不幸吸入了警方投掷的催泪弹”、“被警察推了下去”。



然而,监控录像明明白白将一切记录了下来,距离周梓乐最近的催泪弹少说也有个100米,警察更是压根不在现场,周梓乐的坠楼不可能是警察导致的,相反,因为他们堵塞了道路,影响了救护车开进校园,延误了救治时间。



但暴徒们不管不顾,他们无视警察的澄清,终于找到了理由,把暴动活动带到了校园里。



在刚过去的周末和双11几天时间里,就在内地网友们开开心心购物的同时,香港暴徒们却把香港的暴乱推向了新的高潮。


暴徒们在学校中放置各种障碍,纵火,阻止学生们上课:



他们在学校的篮球馆里一边吃吃喝喝,一边制作汽油燃烧瓶:



香港中文大学已经变成了暴徒的汽油弹工厂:



当然还有网友们早就见怪不怪的堵地铁,破坏公共设施,只不过这次用上了水泥封铁轨。



满目狼藉的大街,早就是香港市民的日常了:



更可怕的是,暴徒们已经在丧心病狂地随意攻击路人,只要有人敢不同意他们的主张,他们就要对对方施加暴力,跟恐怖分子没有两样。


11月11日中午,在香港马鞍山的天桥上,一名大伯和暴徒吵了起来,他反对暴力,指责这些暴徒是英国人,不是中国人。


然而,这名大伯走近的时候,暴徒趁大伯不备,迅速将手中的汽油泼向了大伯,并用打火机点燃。


瞬间,大伯就被火苗层层包围,成了一个火人。



幸好大伯马上把上衣脱了下来,在周围人的帮助下扑灭了火,但是,他的手臂和身体眼见得是严重烧伤了,要在医院治疗很长时间。



所有看到视频的人都会感到怒不可遏,但是,在事情发生后,暴徒们竟然在外网上污蔑大伯是“自燃”


暴徒放火烧大伯的视频在Youtube被不断删除、限制。



这位大伯,不过是香港无数遭受暴徒攻击的普通人中的一个。


11月11日,香港的暴徒们搞起了三罢:罢课罢工罢市。为了把整个香港的运作搞瘫痪,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有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儿,被暴徒询问是否愿意声援自己,她委婉拒绝了对方。


结果,十几个暴徒就将她围起来,用棍棒、拳脚殴打这个小女孩:



还有人拿起灭火器,朝着女孩儿的面部、眼睛喷射:



女孩儿挣扎着跑开,但没两步就又被暴徒团团围住。


幸亏有香港警察及时赶到,才把手无寸铁的女孩儿从暴徒的手中救了下来,从视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女孩儿被救走的时候,头上还在淌着血。



为了影响交通,暴徒们在大马路上放起了火,汽油弹烧到了一辆校车。



车厢内的学生看上去只是小学的孩子,却被这些暴徒逼得只能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害怕地低着头。



还有许多坐着妇女和老人的公交车,也被他们烧得面目全非,玻璃被砸穿:



有一个勤勤恳恳的出租车司机,无缘无故被打得头破血流:



一个在现场拍摄的记者,因为没有说粤语,被打得眼底流血:



一个在香港的日本游客,因为被误认为是内地人,被打成重伤:



一位男士曾经因为帮助警察抓捕暴徒,被人肉,照片被挂到网上,被威胁:



他们在地铁的驾驶室上插钢筋:



在车厢里放火:



在大马路上丢燃烧瓶,从学校的仓库里拿弓箭、标枪出来攻击警察:



在各个地方无差别攻击香港市民,已经成了暴徒们的常态:



在这个时候,还有200多名内地学生被困在港中大内。


暴徒已经封锁了学校的出口,有暴徒去内地学生住的宿舍敲门。一旦局势失控,暴徒很可能挟持内地学生作为人质,后果将不堪设想。



于是,为了保护内地学生的安全,从昨天晚上开始,港中大内的一些还有正义感的人、部分好心的香港市民,以及环球时报的记者,开始帮助内地学生逃回深圳。


当时为环球时报记者开车的司机是一位元朗的深蓝大哥,他一听到记者救援学生的请求,二话不说,就立刻答应前往“战场”!



与此同时,内地的人也没有闲着,有不少人在网上想办法接应香港那边的人救援内地生。



13日凌晨,共青团中央发布消息:青年驿站可为应届毕业生以及内地在港就读学生,提供7天免费住宿服务。



评论区有不少深圳的同胞主动提出,可以提供私家车,把学生从口岸送往驿站。



据悉,在香港和内地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从港中大内发出求救信号的大多数内地学生已经撤离完了。


(废青还在酸内地救人)


面对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徒,香港警察一直战斗在第一线。


11月11日,一名警察在维持街头治安的时候,被几个暴徒纠缠住,一个人拒捕,抱着他不放,另一个人就找机会想抢警察的枪,警察被迫开枪。



其实,警察打得很准,只是打伤了他,并没有伤及性命,但是这个暴徒就一直躺在地上装死。


等到警车来了之后,他突然瞅准机会,撒腿狂奔,险些就让他跑掉了。



事情发生之后,外媒一边删除暴徒烧老伯的视频,一边铺天盖地地指责警察开枪。


暴徒们把这名警察的妻子和女儿的信息人肉出来,挂在了网上。



有人威胁着要把他的女儿从楼上扔下去:



但是,这些香港警察,明知会受到各种威胁,明知会遭到暴徒报复,依然要继续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保护香港市民,坚守自己的岗位。


有市民在拆路障的时候和暴徒发生冲突,警察赶走暴徒之后,问过没有人受伤之后,马上就对市民说,“拆路障的事情你们不要做,让我们警察来做,我们不知道现场还有没有暴徒,如果你们被影像,我怕他们私了你们。


明明香港警察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在内地生撤离香港的时候,还有香港警官满怀歉意在消息下面留言说:“身为香港警察,未能好好保护你们,只能衷心说句对不起”



我知道,现在大家肯定都想问,为什么我们内地还不出手?


但其实,内地对香港问题的处理方式非常明确。


8月28日,一名刚刚注册微博不久的香港警嫂在微博上哭诉着她的苦恼。


在香港,已经有一千多个警察家属的资料被曝光了,而下个星期就要开学了,她很担心孩子的安全。



如果在内地的话,哪个孩子家长是警察,一定倍感骄傲,光荣得不行,其他小朋友见了羡慕、钦佩还来不及,根本不用担心被谁欺负了。


然而此时的香港学校,家里有警察非但没有护身buff,还要时时刻刻防止被暴徒袭击报复?


看到警嫂如此无助的哭诉,帝吧的兄弟们站了出来,力挺警嫂。



网友们也纷纷表示,愿意让香港警察子女到内地来读书。



网友们的建议,早就在内地的计划中。


自从香港暴乱发生,就不断有港生家长到深圳的一些中小学询问,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到内地来读书。



我们的英雄警察刘sir就表示想在明年把孩子送来内地读书:


“我们打算把两个小朋友带去内地读书,前几个礼拜我已经去深圳看过一些国际学校了。”


“这个想法最强烈最强烈就是现在。”


“因为我不相信香港的中学和大学,因为现在他们在外面示威的那班,全部都是中学和大学的人,你还怎么样去相信他们?”



警察为香港付出了这么多,我们当然要支持啊。


11月5日,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发了一个通告:可以协助安排警员子女明年到内地升学,统一向内地学校提交入学意愿


接收香港警员子女的学校分布在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及肇庆九个城市,想读幼儿园、小学、初中的,都可以安排。





这个消息一放出来,就有很多警察家属迫不及待地去咨询,根据环球时报的报道,仅仅她所在的香港警嫂社交媒体群里面,就有约500个家庭申请了。



让爱国爱港的家庭孩子来内地上学,还只是内地处理的其中一步。


10月18日,香港《文汇报》报道:鉴于有香港公务员退休后存在住房问题,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欲与香港政府华员会合作,为公务员在广东肇庆团购买楼养老



这些房子都会以香港的风格建造,预计第一期房子在明年年底就能建成。


而且,政府还会与房地产商沟通,以团购的价格,为香港公务员争取到最优惠的价格。



11月6日,政府还公布了港人在内地买房的16项新措施。


以前,香港人要在内地城市买房子,需买社保、居住内地等条件符合要求,很麻烦。


但是新措施推出后,香港人买房限制被解除了,基本上和深圳人等同。


政策是想帮助爱国爱港的同胞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因为暴徒既没有经济能力,也不可能放他们过来,谁能享受这些优惠不问可知。



有些激进的网友希望内地尽快出手,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其实这是很不可取的。


因为英国人处理爱尔兰问题的方式,就是一个证明了暴力并不怎么成功的案例。


香港有暴徒在脸书上打出了“香港共和军(HKRA)”的旗号。



有鼓动废青上街搞“勇武”暴力行动的:



这个香港共和军甚至还搞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近战格斗手册”,进行“准军事训练”,想把废青组织起来搞恐怖行动。



当年大闹英国的爱尔兰共和军(IRA),也是这么做的。


历史上,英国人跟爱尔兰人矛盾冲突不断,1921年,双方各退一步,签订了《英爱条约》,把爱尔兰岛一分为二:南爱尔兰实际上独立,北爱尔兰成为了英国的一部分,设立“自治政府”



当时英国国会为了尽快解决头疼的“爱尔兰问题”,不仅允许北爱尔兰组建自己的议会,还给了北爱尔兰程度相当高的自治权。


但爱尔兰人跟英国人并不是一条心,北爱尔兰划归英国后,在政治上划分为泾渭分明的两大派:亲英国联合派主张独立的“共和派”。


共和派利用当时北爱的住房、就业、分配、宗教等等社会矛盾,宣泄着对英国人的不满,鼓动人们上街游行。


1968年,有人学习美国的“民权运动”,一天到晚上街抗议。



这种示威游行从一处两处,逐渐发展成燎原之势。



英国政府起初还是很克制的,不想让矛盾激化,然而,骚乱却一直在持续升级,看不到消退的势头。


共和派从一开始举牌子上街游行的示威者,逐渐转变成到处搞破坏的暴徒,有破坏交通,堵塞道路的:



也有到处纵火,焚烧汽车的,甚至还有小娃娃拿着水管上街,场景和现在的末日大片一样魔幻:



爱尔兰刚开始的处理方式就很刚,敢正面对抗政府和警察的直接抓。


当地法院在英国的支持下也十分给力,直接跳过庭审程序,不经审判就光速给暴徒们定罪


但是,这反而激起了当地民众更强烈的反弹,把一些中立的人激到了对面,暴力冲突持续升级,共和派、警方和无辜群众都开始出现死伤。


“爱尔兰共和军”组织在这一过程中悄然发展壮大,并拥有了自己的武装。


他们带着头套到处搞恐怖袭击,还朝警察打黑枪,这显然超出了北爱自治政府能够处理的能力范围。



1969年,英国军队迅速进驻北爱尔兰,军事管制。


然而北爱的矛盾积蓄已久,军队不是教师,不会教化民众,他们出手,那只能是强势镇压。


1972年1月30日,这一天被称为“Bloody Sunday(血腥星期天)”,当时英军在福尔斯特路意外击毙了一个9岁男童,当地人群情激奋,引发了更大范围的悲剧。


英国空降兵部队在北爱尔兰德里博格赛德等地区开枪,导致14人死亡,13人受伤,还有不少无辜平民也在乱战中被误杀了。



从结果上说,爱尔兰共和军所作所为和恐怖分子无异,英国军队也的确是把这场骚乱平息下去了,但这种强硬的做法还是埋下了极大的隐患。


在此后的二十年里,北爱尔兰共和派和联合派陷入了无休止的暴力冲突,有3000多人被谋杀或者暗杀


而英国人自己也不好受,爱尔兰共和军等独立分子为了分裂国家,在英国商业区、地铁站、公路上到处丢炸弹,搞恐怖袭击。


仅仅是1984年英国保守党召开年会时遭遇的恐怖袭击,就有4个人被当场炸死,30多人受伤,撒切尔夫人无奈选择了血腥镇压爱尔兰共和军。


今天伦敦地铁内没有物品寄存柜子,正是当年IRA在维多利亚地铁站内发动爆炸案的结果。


1993年伦敦一处商业区被IRA炸弹袭击后的惨状


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2005年爱尔兰共和军正式宣布放弃武装斗争,跟政府和解,但爱尔兰分离势力的威胁并没有解除。


没过几年就出现了“新爱尔兰共和军”、“传承爱尔兰共和军”、“真爱尔兰共和军”等等,一个幽灵始终徘徊在英国的上空。


都9102年了,现在你依然能看到这帮人在搞恐怖袭击,杀害记者的新闻。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我们要怎么处理香港问题就很清楚了。


香港元朗地区的同胞们是态度最明确,行动也最早最坚决的,对付暴徒从不手软,今天,暴徒们在元朗闹事的时候,没过多久就被元朗同胞们打跑了。



试问,如果香港人人都有这样的觉悟,都敢站出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香港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元朗的同胞们清理暴徒砸的砖头和障碍物的视频时,我听到拍摄视频的人说了一句话:“自己的地方自己救。



在关注香港事件这么多天来,这是最让人清醒的一句话。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最主要的问题。


对待香港问题的解决方法不是用暴力,而是拉拢我们的朋友,孤立我们的敌人。


有一个德国主持人采访香港暴徒领袖的视频,大家也许看过,在提问环节,主持人觉得暴徒们没有原则、没有主张、也不谴责针对平民的暴力行动。他随口提的几个问题,就把暴徒怼得哑口无言,只能语无伦次地说一些不着调的话。



乍一看,你甚至会误以为这个德国人是帮我们说话的,但其实,这个德国主持人骨子里反华得很,他之所以看上去像是在怼暴徒,是因为这些暴徒的行为实在太蠢了,他作为队友都看不下去了。


以香港暴徒现在的趋势,我们甚至都不用理他们,这些暴徒就会自己把自己作得孤立无援。



我们要做的,就是逐渐取代香港的金融和贸易地位,孤立这帮暴徒,让他们给内地带来的影响减到小之又小。


同时,给香港还爱国爱港的同胞们、警察们、内地学生们,提供支持、保护,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愿意来内地发展,和我们一起建设国家的香港同胞,给他们提供便利,我们一起按部就班地做自己的事,就没什么可以担忧的。


有个香港城市大学的学生,他在11月11日,香港暴徒闹得最凶的一天,依然去学校上了宪法课,授课的老师是建制派的梁美芬教授


这位同学回来后发朋友圈说:


这(节宪法课)将成为我永生难忘的一节宪法课。


暴徒发起“三罢”,要罢工罢课罢市。没人响应怎么办呢?就罢别人的工,停别人的课。一大早交通全面拥堵,到处都是路障,多地被人放火。很多人历经艰难险阻到了学校,发现一直警铃大作。


暴徒为了扰乱课堂,可能是用打火机去熏各个烟雾报警器,导致火警铃声停不下来。


“梁老师不会来了吧。”我心里想。


梁美芬教授是我的宪法课老师,同时也是香港有名的建制派议员。她的办公室被暴徒纵火,她的联络点被暴徒打砸,甚至是她的同事何君尧先生,当街被人用利刃捅向心脏。今天的局势险恶至此,如果梁老师出于安全考虑没有出现,我完全理解并双手支持。


然而她一如既往按时出现了。


我们等了很久,警铃都没有停下来。梁老师遗憾地说,这节课要不然取消吧。有同学开始收拾东西,表达遗憾。因为抵校艰难,却终究还是空跑一趟。


“那如果我们照常上课呢?你们觉得可以吗?”


“可以! ”(超大声)



于是在大作的警铃里,在全港八校停课之后,在教室需要数十个保镖把守的情况下,梁老师用麦克风上完了这节课。


就在上课的同时,学校,包括我们所在的教学楼被一群人打砸喷涂。进去时还是熟悉的课室,出来时已然一地狼藉。


所以你不难理解,为什么我听到梁老师课前这段话时会热泪盈眶:“We are a class of the rule of law.我们坚持上这节课,就是要证明,我们不会向暴力屈服。


有人纵火“救港" 。我们读书报国。



我想,我们要做的,和这位老师和这群勇敢的学生一样。


《中共中央关于西藏工作方针的指示》节选



乌鸦上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香港警察刘泽基自述:让孩子回大陆上学是想让她们像个中国人

文汇快讯:香港不安定 家长多忧虑 大湾区前景可期 港生掀内地回流潮

中环客语:内地驻港机构有义务保护内地学生



有人纵火“救港" ,我们读书报国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本站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给网站添砖加瓦,一个鸡腿,一碗泡面!感谢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打赏,只为网站帮助您快速阅读提供方便,不是打赏作者,如需打赏作者,右上角扫描添加作者微信公众号,即可!

如果没有找到您喜欢的公众号,建议您推荐给我们! 点我推荐公众号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关注中国创造
文章数
4313
微信号
cool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