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最高2000万抚恤金!幕后金主花巨资搞乱香港的真正目的.......

作者 创业财经汇 22天前
繁體中文


茫茫人海中,为防大家走失,请大家

点击上方 “创业财经汇 ”  → 点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为创业财经汇加上星标,就再也不会迷路啦!


提示:亲们,有什么观点和看法,欢迎在末尾评论区留言,参与是一种美德,表达是一种进步。很多读者都养成了点赞的习惯,如果写得好,望大家阅读后,在右下边“在看”处点个赞,以示鼓励!


来源:有理儿有面(ID:gh_a1ef6a4e04ab)

原标题为《“输血”与“吸血”——香港乱局背后“地下钱庄”的生意经》


500至5000块——这是普通学生参与暴乱的酬劳。钱多少,取决于参加游行的规模、在队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袭击警察等,女性示威者高于男性。


3万——这是一个13岁小暴徒参加几次暴乱活动后所获酬劳。这些钱帮助他换了新款iPhone手机、游戏机、名牌运动鞋等。他打算叫亲弟弟一起做……



1.5万——这是《反蒙面法》出台以后,为避免勇武暴徒可能出现退缩的情况,参加暴力活动者的酬劳大幅提高至每天1.5万块。


500万——这是 “勇武”核心成员收到资金以后,通过网络或街头招募的形式,组织激进青年加入,将佣金的小部分给下面的“勇武”暴徒,自己独占“大头”,两个月净赚超500万。


2000万——这是在发动10月1日大游行前,“招募死士”计划所提供的“抚恤金”。“死士”需执行包括杀警、假扮警员杀人后嫁祸、纵火等一系列极端任务。



…………………………


实际上,持续四个月的 “反修例”暴乱,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


那么,大量的香港青年“入局”是为了钱还是所谓的信仰追求?是谁在香港乱局的幕后持续“输血”?“血”输向哪里?为何会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来一点一点挖出,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地下钱庄”。


香港青年入局,为钱?为信仰?亦或其它?


在参加“反修例”暴乱活动的人群里,香港青年群体是主力。



没有社会阅历、年轻易冲动、长期被本土通识教育及黄媒黄师洗脑,加上近年香港民生问题突出、青年生活压力加剧等各种现实因素,都是促成香港青年走上街头参与暴力活动的重要原因。



去年,香港游乐场协会开展“香港青少年生活状况”调查显示,香港青少年的精神健康状态非常不理想,有30%的受访青少年的抑郁指数属中等至极度严重,亦有近40%的受访者焦虑指数为中等至极度严重。


不满、迷惘、焦虑、愤怒……这一团团“火种”经人用力一扇,迅速成燎原之势。那一只只幕后黑手,正在用大量的资金加紧火上浇油。香港,快要被焚毁!

“地下钱庄”的“老板”都有谁?


这个“地下钱庄”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香港本土反对派势力祸港乱港的金库,其股权关系复杂,具体讲,主要有“一大四小”五个“股东”

“一大股东”即为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简称NGO)及金融资本集团。“大股东”在香港又物色具体的组织及合适的人选充当其“经理人”,构成了其庞大繁杂的“股权体系”。之所以雄踞“大股东”位置,那是因为“反修例”暴乱中一半以上的活动资金均来源于此。


“四小股东”分别为专门成立的612人道支持基金会、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香港教会、小团体募捐。



下面,容我细细道来。


1
美国非政府组织
及金融资本集团




先说说美国非政府组织(简称NGO)。


美国的一些NGO组织在“反修例”暴动中扮演了操盘手的角色,还为冲在台前的“泛民”进行策划、培训、资金、物资供应、舆论造势等一条龙服务。在众多的NGO组织中,发挥核心作用的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



NED这个美国颜色革命的发动机器,被称为美国的“第二中情局”!NED采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向其在港的“经理人”组织源源不断输送资金。其在港“经理人”组织主要有三个:香港职工会联盟、民间人权阵线、香港人权监察。


香港职工会联盟,成立于1990年,简称“职工盟”。自1994年以来就收受NED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每年5万至10多万美元资助。据了解,截至2019年,已接受多达近200万美元(折合约1600万港元)的金援。



“香港人权监察”,是1995年4月成立于香港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宣称为了在香港立法和公众日常生活方面更好地保护人权。其是此次支持“反修例”运动的主要团体。自1995年起至今合计收受NED超1500万港元。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成立于2002年9月13日。几乎所有香港民主派成员都参与其中,“民阵”现任召集人为大家熟知的岑子杰。其活动资金大部分是NED通过NDI(国家民主国际事务研究所)间接提供。仅2018年,NED就通过NDI给“民阵”拨款20万美元。



再来说说美国金融资本集团


由于“捐赠”模式太过明显,幕后“金主”必须用更为隐蔽的方式输送乱港“黑金”。而通过金融及资本运作的方式正是美国所擅长的伎俩,那么就需要有一位具备条件的“经理人”作为“马前卒”,这个人,就是“叛国乱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


美国金融资本集团在“反修例”暴乱初期,通过买入黎智英壹传媒集团股票,使黎智英控股的壹传媒股票从6月5日至17日暴涨131.71%,再由壹传媒高位抛售套现大量黑金。后由黎智英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名义雇佣黑社会和勇武暴徒深度参与“反修例暴乱”。9月中旬,美国金融集团再次通过资金拉抬壹传媒股票的手法,将股价从每股0.22港元拉升至0.34元,后进行套现,利用套现资金将“反修例”暴乱活动推向顶峰。


实际上,美国“大股东”与其“经理人”黎智英之间的资金流转早已驾轻就熟、配合默契。多年来,黎智英按照西方主子的意思多次以“捐款”名义向乱港组织及相关人士输送“黑金”,通过政治献金操控反对派政党和乱港分子,输出总金额早已过亿。



2
612人道支持基金会

这个“612人道支持基金会”是专门为“反修例”暴乱募集资金设立的。其成立于6月15日,主要是支持所有因参与“反修例”暴乱所谓受伤、被捕的示威者。该基金会由何韵诗、吴蔼仪、许宝强、何秀兰担任临时信托人,这四人均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港独分子”。该基金会募集援助资金达8000余万港币,承诺将用于为受伤、被捕的勇武暴徒提供人道主义救助。



然而,目前612基金却成为了大量勇武暴徒抱怨攻击的对象。他们指责“612基金”支出不合理、不透明,受理手续繁琐,到手的援助更是寥寥无几。



3
香港的大学学生会



在 “反修例”暴乱中,非法游行集会示威活动不断渗入的大学及大专院校学生会,组织参与学生的人数众多,涉及资金庞大。



这些学校中以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以及香港大学学生会最为突出。据不完全统计,以上四个大学学生会目前就已经投入300多万港币用以支持“反修例”暴乱。



学生会哪来的资金呢?原来,在香港上大学的所有本科生入校当天起就被强制缴纳一定的年费自动成为学生会会员。新生入会费一次即可收几百万。同时,在香港的大学里,很多教授没有什么实质建树,但总有反中乱港势力赞助其研究基金。这是一种集团式的利益输送,从幕后“黑金”金主到学校学生会再到政圈,他们是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些教授收钱办事,在学校开展全方位的反中贬中洗脑。



4
香港的有关教会




香港有关教会在“反修例”暴乱的参与程度较高,且与暴乱的发展过程密不可分。香港基督教教牧联署筹委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和伞城网上教会等,一直以慈善捐赠、资助筹款等方式所得资金用来支持“反修例”暴乱。


同时,在“反修例”暴乱活动中,教会不仅提供资金支持,其所属教堂更成为了暴徒的临时休息站、庇护所以及物资存储中心。香港的有关教会早已脱离宗教团体的属性,成为披着宗教外衣、行乱港之实的政治组织。


5
小团体募捐




除以上介绍的组织参与外,另有其他香港社会团体、台湾组织等借助互联网社交平台筹集资金、捐赠游行装备等。主要包括:连登网民组织募捐、香港边城青年、台湾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和其他香港民间团体。
其中,香港边城青年是一个在台湾的香港人发起的团体,收受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且在“反修例”暴乱中负责向香港地区运输台湾地区募集到的物资;而以台湾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为代表的台湾有关工会及教会,同样在台湾募集物资和资金提供给暴乱分子。

“地下钱庄”的“黑金”都花在哪了?


四个多月来,“地下钱庄”的“黑金”都花在了哪里呢?实际上,这些钱除了支付游行人员和暴徒的薪酬外,还要大量购买防毒面具、安全帽、身体护具、护目镜、镭射笔、照明电筒、摄影器材等一系列所用装备物资。同时,策划反动文宣、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医疗救助和心理辅导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断地支出大量费用。


以法律援助为例,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人权观察”、“星火同盟”等组织一直为被捕人士提供会见律师、陪录口供、陪同搜查房屋的法律援助,且为自行聘请律师的求助人提供资金补贴,出借保释金。同时,香港四家大学的学生会的拨款中,为被拘捕的学生提供法律援助也是其主要用途之一。例如,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在其Facebook社交平台公开宣传该学校学生被抓捕后的法律支援情况。

“股东们”为何出手阔绰、一掷千金?

“股东们”的“输血”,当然不是为了做慈善。在四个多月的“反修例”暴乱中,美西方反华势力及香港本土的“祸港乱港”分子在香港乱局中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他们心怀鬼胎,在不断借所谓“自由、民主、人权”议题挑起事端的同时,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本质上,向香港“输血”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在搞乱“香港”的过程中从香港身上吸走更多的血,实现自己的利益。


香港本土的各个团体组织及“港独”分子,他们从接受资金、募集资金到输出资金,归根结底都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生意。各个团体组织为了不断扩大影响力,需要人员和钱财作为基础保障;反对派议员和“港独”分子为了政治资本、选票及个人财富,需要借助美西方的力量来谋求其个人利益最大化。


例如,上面提到的 “612人道支持基金”资金使用情况已遭到暴徒的质疑。其公开的资金使用明细也显示,大部分开销并非用于人道救援,而是雇佣客服、购置或租用各类器材,且很多支出明显超出市场价格。更有内部人透露,“612基金”的很多资金已洗白并被主要成员瓜分侵占,只有少部分用于被捕人员的法律救援和受伤人员的医疗费用。



更加讽刺的是,近期“612人道支持基金”与同样声援“反修例”的“星火同盟基金”因资金问题发生了“狗咬狗”的情况。内部人士透露,近日“星火同盟基金”账户因涉嫌贪腐问题可能被香港汇丰银行关闭,而幕后策划者正是“612人道支持基金”。因为 “星火同盟基金”账户被关后,其竞争者“612基金”会获得更多捐款支持。


再比如,黄之锋利用“香港众志”经常在互联网的呼吁网友“众筹”无偿捐款,而账户却都是以黄之锋个人名义开户,其个人就可以控制资金。根据“香港众志”每次参与的活动情况统计,这些资金除了少部分用来组织乱港活动,其余都等于进了黄之锋等人的口袋。


老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到根上,“祸港乱港”分子所有的丑陋伎俩和表演,均暴露了一个共同的特点:为实现个人利益毫无底线和节操。只是他们私下里拿着黑钱,嘴里却天天喊着为香港利益而战,怕是喊得多了,都快相信自己的这些“鬼话”了……


而冲在前线的香港青年暴徒,还在美滋滋地领着酬劳,殊不知他们使用暴力对香港造成的伤害,最终买单的终归是每一位香港人,更包括他们自己!现在收入的每一分钱,未来必定会付出数倍的金额还回来……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假以时日,当香港止暴制乱恢复平静,美西方反华势力在香港的利器出穷,“地下钱庄”必将作鸟兽散,当乱港分子失去了靠山,等待他们的只会是一张长长的清算单……

延伸阅读 


勇武暴徒已失控 反对派竟开始忙着“止暴”?



“修例风波”以来,反对派一直煽动蛊惑年轻人上街参加暴力示威,将这些青年变为政治炮灰。之前,我们时常可以看到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林卓廷、杨岳桥等人与暴徒一起上街,并多次以所谓的“议员身份”阻挠警察执法,为暴徒提供庇护。

然而,如果你留意,会发现近期这样的画面很难看到了……至于原因,有理哥在之前的多篇文章中都提到过,区议会选举日益临近,反对派为了防止暴力过度发生民意逆转的情况,已多次与勇武派沟通,希望其降低暴力程度,以避免特区政府以暴乱持续为由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

不过,反对派远远低估了“学运”的威力。目前,这些以年轻学生为主的勇武暴徒已完全处于癫狂失控的状态,具有明显的青年“新纳粹”倾向。反对派的议员已不敢再与他们站在一起,否则市民将认定“反对派完全等同于暴徒”。

特别是昨天,勇武暴徒发起“黎明行动”,通过瘫痪交通实现所谓的“强制罢工”,在全港几十个地点发起“快闪”堵路行动,用隔离栏、垃圾桶、锥形桶和各种杂物堵塞多条主要道路,从高处向路上投掷杂物、汽油弹,在港铁和隧道纵火,并无差别疯狂攻击无辜市民。有网友评论“昨日的香港,犹如人间地狱!”


更让人无比气愤的是,在香港马鞍山广场附近,有一名57岁的老伯被暴徒泼易燃液体点火,致其严重烧伤,情况危殆。


香港特区政府12日零时44分发布新闻公报,称警方正调查这宗企图谋杀案。



勇武派暴徒的这一系列暴行,已经让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感到极其痛恨和反感!可见反对派与勇武派的沟通完全未见成效。这样下去,反对派费力如此之久才获得的所谓“民意支持”,很可能因为过度暴力而付诸东流……

之前一直自认“尽在我手”的反对派,现在开始坐立不安,并紧急谋划对策……


《苹果日报》秘设区选专门工作小组


据内部人士透露,《苹果日报》近日通过内部的大数据分析,发现香港中产阶层集中的选区民意已由“支持反对派”转变为“痛恨暴力”,认为“支持反对派就是支持暴力”的中产人士越来越多。如果暴力活动持续,反对派及勇武派参选人的选票将大幅减少!

据悉,面对这样的不利情况,《苹果日报》秘密设立了区选专门工作小组,将以“警察暴行”、“特区政府制度暴力”、“独裁统治”为主攻点,加大反动文宣煽动力度,继续裹挟民意,继而全面压制建制派参选人的选情。

将再次祭出“民调”


为了避免特区政府以社会充斥着过度暴力、社会秩序尚未恢复为由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可谓煞费苦心、用尽招数。既然勇武派已经失控,他们又找到了自己的“老熟人”——钟庭耀。钟庭耀利用其掌控的“民意研究所”,一直与“反对派”勾连,“修例风波”以来已经炮制了多个利于反对派和暴徒、反对警队及特区政府的所谓“民调”。

据悉,“民意研究所”近期正在炮制新的民调,将公布“七成以上受访者反对延后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并利用这样的“伪民意”,呼吁示威者停止暴力抗争,集中精力通过选举及一切非暴力方法表达诉求。

呵呵!一直煽动青年暴力抗争的反对派,如今却不敢正大光明的与勇武派割席,想要借“钟庭耀”之口呼吁停止暴力,真是滑稽至极!


反对派紧急研究应对策略


针对勇武暴徒失控的情况,反对派已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应对策略。据内部人士透露,近日,公民党就特区政府可能会引用《紧急规例条例》取消区议会选举开始谋划策略。

公民党评估认为,如果未来两周暴力仍持续,必然严重冲击反对派选情,引发市民反感情绪和民意逆转,如果特区政府取消或延迟选举,反对派无法收获“修例风波”的“政治果实”。同时,连公民党的部分人士自己都认可,建制派参选人的确受到了严重的暴力干扰和影响,确实存在选举不公的情况……

他们知道,这样下去,市民也会认为区议会选举不公平不公正,这样只会对反对派更加不利。反对派没有料到,这个昔日被自己视为政治工具的勇武派,如今却成了卡在自己喉咙里的那根鱼刺!

所以,公民党研究了几点策略应对“失控”情况。但这些策略已经明显慌不择路,我们一起来看看:


第一招:祭出尚在“吃牢饭”的勇武派代表人物“梁天琦”


为了确保区选前暴力降温,公民党想要协调“民主动力”、“民阵”及反对派的参选人一起联名呼吁“停战”一周。同时,公民党还欲派人劝说尚在蹲监狱的勇武派代表人物“梁天琦”,想要借他的口呼吁勇武派停战,并通过“民间记者招待会”的形式配合开展“停战”宣传。

这个“梁天琦”是“大名鼎鼎”的勇武派暴徒头目,曾在“旺角暴动”期间积极参与暴力活动,并多次袭击警员。其一直主张推动“香港独立”,现今暴徒高喊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港独”口号就是他提出的。2018年6月,香港高等法院裁决梁天琦袭警罪与参与暴动罪成立,判处6年有期徒刑,至今仍在“吃牢饭”。


连“吃牢饭”的梁天琦都想要用上,可以看出来,反对派想要“临时止暴”的意愿特别强烈。


第二招:态度180度大转折 呼吁营造正常选举秩序


下一步,公民党还想要号召和理非与勇武派在区议会选举前两日“停战”,保证投票能够正常开展,并安排反对派的参选人在投票当日发起“全民守护票站”、“尽早投票”等活动。


之前煽动勇武暴徒对建制派制造黑色恐怖破坏区选公平的是反对派,如今为了自己的选情呼吁停止暴力营造所谓正常选举秩序的还是反对派,这180度的大转折着实令人惊愕。


第三招:祭出黄之锋


公民党已经意识到,凭借自己的力量很难驾驭勇武派这头“失控的怪兽”。所以,需要一个合适的人从中斡旋,而黄之锋就是最中意的人选。一方面,可以利用黄之锋在勇武派暴徒中的地位和威望,指挥暴徒暂时“停战”;另一方面,利用其美西方反华势力“提线木偶”的角色,动员黄之锋联系美国反华议员对特区政府施压,以保证区选能够正常进行。


同时,反对派也为自己留好了后路,如果反对派输掉区议会选举,他们还想要反咬一口开展所谓的“选举监察”,举报选举不公的情况。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反对派与勇武派的“暂时割席”已是板上钉钉。面对这样的情况,特区政府尽可以选择无视,因为反对派的歪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无需助推已然自食恶果。而特区政府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受其任何影响,全力止暴制乱还香港安宁,让所有市民看到,只有特区政府才是实实在在关心民众安危、心系香港未来的那一个,用为民众服务的真心争取更多市民的支持和拥护。


让反对派看一看、学一学,什么才是人间正道!


微信改版了,之前点赞是点,现在是点右下角的“在看”,希望各位朋友看完后点“在看”,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喜欢本文的亲们,

请在页尾留言,点在看,转发哦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本站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给网站添砖加瓦,一个鸡腿,一碗泡面!感谢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打赏,只为网站帮助您快速阅读提供方便,不是打赏作者,如需打赏作者,右上角扫描添加作者微信公众号,即可!

如果没有找到您喜欢的公众号,建议您推荐给我们! 点我推荐公众号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分享创业者,创新者,投资人的实干经验,传播有价值的最新资讯,覆盖创业案例、技能、项目、营销、财经、科技、哲理、故事等。
文章数
5592
微信号
chuangyezone